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象牙海岸行动正在进行

图片 9

距离山西监狱不到500米的中学早已不再开展普通人的教育。情报显示,在临近地区还有其他设施已经改为综合军事设施或后勤中心。根据Alfred
Montrem为空军学院所做的一份详细报告(“山西战俘营突袭行动中空军扮演的角色,1978年),Walter
Britton的副驾驶称这所加固的学校兼军事兵营与战俘营很相似。这两处外观看上去很接近,不过兵营有一栋两层的建筑,而战俘营则没有这样的建筑,这样就可以区分它们。

COL Arthur D Simons CPT Eric J Nelson CPT Glenn R Rouse CPT Udo H
Walther SFC Earl Bleacher SFC Leroy N Carlson SFC John Jakovenko SFC
Jack G Joplin SFC Daniel Jurich SFC David A Lawhon Jr SFC Salvador M
Suarez SFC Donald Taapken SFC Richard W Valentine SSG Walter L Miller
SSG Robert L Nelson SSG David S Nickerson SSG Thomas E Powell SSG John E
Rodriquez SGT Gary D Keel SGT Keith R Medenski SGT Franklin D Roe SGT
Marshall A Thomas

当突击队靠近战俘营的时候,无线电呼号为“苹果4号”和“苹果5号”2架“欢乐的绿巨人”直升机在1500英尺高度盘旋,发射照明弹,以防C-130发射的照明弹未能点亮。

回到美国后,西蒙斯在白宫被尼克松总统授予杰出服役十字勋章。关于 Son Tay
突袭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后续就是,其突击小队成员的指挥官理查德梅多斯上尉将深入参与到陆军三角洲特种部队的建设中,并且其在1980年将参与在伊朗的人质营救行动。

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山西战俘营突袭行动对联合应急任务组指挥官Leroy
Manor准将在行动后所写的正式报告进行深入调查后,表明对于那些自愿前往战俘营参与行动的人员不计代价也没有加以限制。

突袭的冲击力给战俘们的士气带来了极大的提升。他们立马就知道自己并没有被遗忘。北越也意识到,假如该行动获得成功,犯人们当下可怕的健康状况将会被发现。

乔治亚州本宁堡绰号“巴德”的希德诺中校(Lt Colonel “Bud”
Sydnor)被选为突袭任务地面部队的指挥官。希德诺中校作为作战指挥官有着无懈可击的名誉。除此之外,还从本宁堡选调了一位极好的指挥员来指挥特遣队——迪克·梅多上尉。梅多是带领部队进行建筑群内高风险着陆的一线指挥官。

1971年,西蒙斯从陆军退役,在佛罗里达州的红海湾买下了一个养猪场颐养天年,直到1978年他妻子由于癌症而逝世。但他的营救人质事业还未终止。伊朗大革命之后,H.
Ross Perot 的电子数据系统公司中在伊朗工作的员工被革命者抓捕。

考虑到这一点,“绿叶”小队在地面捱过难熬的9分钟时间里,Simons和他的队伍如何打伤或杀死估计将近200名敌军士兵?现在我们第一次知道了答案。

图片 1

战俘营本身在开阔地上,周边都是水稻田。附近驻扎有兵力12000人的北越第12团。此外附近还有一所炮兵学校、一个补给站和一处防空阵地。

图片 2

在大约H+6分钟时,Simons指挥“绿叶”全体队员冲向撤离点。60秒后支援组组长的全部人员都到达了频闪灯标识的着陆点。这时第一组守护着陆点,并“在营地西部配置了压制火力”,显然“绿叶”小队仍然在持续交火。第二组从着陆点南边进行拦阻,在H+9分钟,Simons呼叫了他的直升机。

图片 3

国家安全局记录了附近北越军防空系统和炮兵单位的行动。除了“黑鸟”的航空侦察以外,几架“水牛猎手”无人机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越南上空执行航拍侦察,提供战术及战略情报。这些无人机是从DC-130“大力神”运输机上发射的,这些DC-130运作时停留在本方空域。在“水牛猎手”进行航拍侦察之后,这些无人机飞回预定地点降落,并取回机上拍摄的影片,无人机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在“水牛猎手”执行任务的巅峰期,这些无人机每个月执行30到40次飞行任务,任务区域在北越和毗连的印度支那空域,这些区域都是由共产军控制的。虽说有7架“水牛猎手”无人机在树梢之高飞越Son
Tay区域,但是航线都未能精确至具体设施上空。这使得位于奥福特空军基地的战略侦察中心战略空军司令部指挥所不得不指派SR-71侦察机来提供图像资料。获取战俘营侦察图像是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在北越的最优先任务,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都深受获取侦察影像失败的影响。

1979年5月21日,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亚瑟“公牛”西蒙斯于60岁时去世,并被安葬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巴兰卡斯国家公墓。他曾经是最优秀的特种部队指挥官之一,只是因为受基础教育缺乏的拖累,没能成为将军。

Simons指挥该组组长“接近并确保离着陆点东南方向的安全”,在H+4分钟时,小组开始移动。

为突击队所选择的训练设施是位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杜克菲尔德。空军方面的策划人挑出关键的空军指挥官,后者又选出了他的机组人员。直升机和A-1“天袭者”攻击机的机组成员以及从东南亚地区作战归来的人员被教官聚在了埃格林。两组C-130E“战斗禽爪”I型飞机也被从德国和北卡罗来纳州的中队调了过来。

图片 4Son
Tay的航拍照片

从老挝回来后,西蒙斯被任命为在巴拿马新建立的第8特种作战大队的指挥官。他于1962年至1964年指挥这支单位,之后回到了东南亚。在越南,西蒙斯被调进驻越顾问司令部研究观察组,这个组织负责越南战争期间的很多跨境情报搜集以及特种作战任务。

说明:在研究这张照片时,我注意到所有的窗户都装着横条…更像一座监狱。将照片中的建筑物与战俘营找到的建筑物示意图进行比较,这栋建筑物更像是位于监狱,而不是在“学校”。当然,除非北越军认为有必要让他们的中学生躲在窗户后面。此外还可以看到建筑物周围有很多树木。来自SR-71和无人机飞越上空时拍摄的示意图表明监狱区域生长着树木,从20英尺到40英尺高,Meadows及其突击小队后来发现实际这些树木几乎比预计的高两倍。

据说士兵们都起立欢呼了。西蒙斯用他的最后指示给此次行动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个人烙印。

当时,赫布·卡伦少校正尝试着让他的直升机降落在建筑群里,他的“香蕉1号”几乎失控,而机上还搭载着代号为“蓝小伙”的突击组。

游骑兵时期的Simons

在11月20日晚上11时18分,象牙海岸行动正在进行。经过170次以上的紧张演练,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突击队员和机组人员确实做好了应对各种可能的准备。

出发前五小时,西蒙斯告诉人们:“我们要从一个叫做西山的营地中救出70个战俘。美国战俘们有权期待自己人的营救行动。这个营地位于河内以西23英里的地方。”

西蒙斯上校前往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训练基地布拉格堡寻求志愿者。他需要100名具备相关技能,最好是有最近在东南亚作战经验的人。大约500人愿意加入。西蒙斯和派兰特军士长(Sergeant
Major
Pylant)对每个人进行了面试,从中选拔了100名热忱的志愿者。他们具备进行突袭行动的所有技能,所有人的身体条件都非常棒。虽然选拔出了100人的部队,但是西蒙斯认为部队依然过于庞大。但是出于保障任务完成的思维考虑,保障一定程度的冗余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他们决定训练这100人。

1979年5月21日,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亚瑟“公牛”西蒙斯于60岁时去世,并被安葬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巴兰卡斯国家公墓。他曾经是

公牛Simons后来说,突击队只剩26分钟的时候,他唯一关心的就是在战俘营的主攻行动中他的队员有没有掉队。在H+5分钟时,指挥组刚结束了与更多敌军的战斗,“使用破片手雷”清理了两个相邻宿舍的南端。四名北越士兵冲出已经安静下来的宿舍,刚离开他们战斗时短暂躲避的东边宿舍时就被子弹撂倒。

行动策划始于八月初。西蒙斯被任命为此次突袭部队的指挥官并从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本宁堡的第六和第七特种发展群中挑选了500余名志愿者。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

西蒙斯官至上校,即使他参加了三场载入史册的着名营救行动,但由于他在漫长的军事生涯中是典型的“沉默专业人士”,很少有人为他着书立传。那么”公牛”西蒙斯到底是谁?

“我们听到‘Widroot’请求撤出,”Montrem在与作者的访谈中回忆到。“我们需要一个闪光物来引导,在提出要求之后,Britton和我就看到在我们原先降落的位置有一个激活的频闪灯。”突袭行动的无线电传输记录的音频磁带上可以听到Simons询问一旦呼叫撤离,飞行机组是否“需要一张地图?”来找到他。

撤离直升机从0239时开始抵达,最后一架飞行器于0245开始返回,整场突袭共耗时仅27分钟。飞行编队在0315脱离北越空域,于0438返回泰国。

晚些时候,在乌隆皇家空军基地的兵营,特种兵们把身上的细软都留下——家庭照片、信件、钱,任何应该交给他们亲人的东西。随后他们搭车前往基地最大的机库,机库中一架4发的C-130运输机正在等着他们。特种兵们最后一次检查武器与装备,这一工作持续了1小时45分钟之久。

图片 5

再次,Al
Montrem说,“我们飞过去,接上他们,运送到山西战俘营上空,将他们放到营地外面。”在第二次投入战斗不到10分钟后哦,苹果一号飞向它的控制区域等待Simons的呼叫。目前为止Meadows的“忧郁男孩”小队已经完成了战俘营内的指定任务,而“Bud”Sydnor的“红酒”小队成功接手并完成了“绿叶”小队的任务,而此时Simons正在奋力杀入中学之后又杀了出来。

在已经成为特种部队的传奇的西蒙斯的带领下,训练在埃格林的C-2靶场进行着。西蒙斯曾在二战期间参与了一次由第六游骑兵营实施的战俘营救行动。在突袭日本在菲律宾的卡巴那图的一个战俘营后,游骑兵们救出了500名熬过了巴丹死亡行军的战俘。袭击者们将一个数据精确不过做工比较粗糙的监狱大院的复制品用于演习,CIA为了让他们熟悉情况还做了一个细节完成度爆表的5英尺乘5英尺大的模型桌台。

图片 6战俘营模型

他被派到第77特种作战大队——后来改名为第7特种作战大队。在1961年,西蒙斯晋升为中校,随着东南亚地区冲突的到来,他前往老挝率领一支107人的机动训练队作为白星行动的一部分。

清理后的这栋两层楼建筑后来被证实是营地的军械库,现在第一组冒着来自营地西侧的攻击火力过来了。这次携带了一挺M60机枪消灭了对手的抵抗。第二组开始沿营地外侧的小路移动,消灭了北面大约150米范围两个侧翼的武装抵抗。由于战斗激烈,加上距离和黑暗的原因,无法确定在整个交火过程中杀死了多少敌人。

支援分队降落在了叫做“中学”的错误地点,并发现里面蹲了100-200名为了刚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而来的中国士兵顾问。短暂而又激烈的交火后,特种部队成员用自动武器火力与手雷歼灭了中国人。

根据情报,因为战俘规模的扩大,Son
Tay的战俘营得到了扩建。很明显突袭营救行动必须非常迅速,否则越共在附近部署有空军,而且反击部队会再几分钟内到达现场。

由于记得西蒙斯参加过 Son Tay 突袭,Perot
联系了上了他。Perot担负了整个行动的费用,招募了西蒙斯带着一支小队进入伊朗,以解救他的员工并将他们所有人带回美国。这场行动非常成功,而
Perot 的员工——同样也是西蒙斯的营救目标,安全而返。

随着突袭行动展开,一旦负责带路进入北越的MC-130“战斗爪”脱离编队,带队的直升机飞行员就会将飞行速度提高到120节,并稍微调整了航线。虽然Frederick
M.
Donohue还没有看到目标,但是他将编队下降到海拔高度50英尺,并率先朝他认定的监狱飞去。

参与此次行动的人员名单:

情报中所说的40英尺高的树木环绕着Son
Tay战俘营,实际中看起来大得多。“其中一棵树,”一个飞行员回忆道,“肯定有150英尺高……我们像是一个巨大的割草机一样向它撞了过去。整架飞机剧烈震动……然后我们就坠地了。”

图片 7

安保分队靠近南部围墙后使用直升机上的米尼冈扫清了哨戒塔,降落在营地外围。之后他们炸倒一根电线杆并在离着陆区100米远的位置建起一个路障。他们随后遭遇了对袭击快速做出反应的守卫。一场交火爆发后突击队员们撂倒了其中的好几个。

很幸运的是,只有1人在迫降时受伤;机工长踝骨骨折。在恢复镇定后,特种部队上尉梅多急速冲下飞机,以镇静的语气通过麦克风喊道:“我们是美国人,你们都低头!我们是美国人,你们都趴下!我们很快会进入你们的牢房。”尽管没人回答,突击队员们跳起来迅速开始行动。全自动射击的武器将守卫们打倒在地,其他北越军试图越过东墙逃跑。14人冲入监狱试图拯救战俘。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任何人。。

Benjamin Bratt扮演Simons的上司Henry
Mucci中校,只可惜电影中并未出现Simons

在11月20日晚上11时18分,象牙海岸行动正在进行。经过170次以上的紧张演练,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突击队员和机组人员确实做好了应对各种可能的准备。
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山西战俘

在十一月十日到十八日之间,突袭部队的所有组成部分都抵达了泰国,也就是此次突击的出发点。如此零星的部署是为了不引起注意。在那里,部队规模从为该任务而训练的100人削减到了最终执行的56人。这对那44个必须在泰国留守后方的人来说无疑是让人心碎的。

有什么出错了吗?战俘到哪里去了?后来得知,7月14日战俘们就被转移到了洞海。而且他们转移的原因并不是北越了解到美军即将进行救援,仅仅是自然的原因——战俘被转移的原因仅仅是原有设施内的水井干涸了,而Son
Tay附近的Song
Con河溢出河岸。这是洪水的问题,并不是有人泄密。其结果就是战俘们被转移到了洞海的新设战俘营,昵称为“信仰营”。墨菲定则再次生效——“凡是可能出错的事必定会出错”。

【译注: 理查德 梅多斯 Richard J. “Dick” Meadows
同样是一位伟大的特种部队战士,关于他的详情,可以看这篇《男人中的男人 ——
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少校 Richard J. Meadows》】

1970年11月一个漆黑夜晚11时18分开始的行动,在改变了一切的同时创造了历史。

突击部队在0219时抵达西山。准备硬着陆在营地内部的直升机预期会遇到40英尺高的树。但树实际上高约150英尺。然而,飞行员把直升机像割草机一样从它上面飞过并把飞机径直撞到了地上。一名空军乘务长的脚踝被一个脱落的灭火器砸伤了脚踝。

图片 8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