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您知道美国蓝光行动失败后的下场是什么样的吗,因为巴拉维倾向西方且反对共产党

图片 1

1979年11月4日上午10点30分,3000名武装学生袭击了位于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并劫持馆内的66人当做人质。这群学生最后释放了几名妇女和非裔美国人,将剩下的52名美国人囚禁起来。

  1979
年元月,伊朗国内矛盾更加激化,一直亲西方的巴列维君主制王朝,随着国王的出走很快解体。同年2
月,一直住在国外的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回国,建立了伊斯兰共和国。

图片 1

蓝光行动是发生在美国的一项比较著名的军事营救计划,该事件发生后,引起无数美国人关注,不过美国蓝光行动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那么您知道美国蓝光行动失败后的下场是什么样的吗?接下来的故事就由历史新知网小编来告诉你吧!

1979年11月4日上午10点30分,3000名武装学生袭击了位于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并劫持馆内的66人当做人质。这群学生最后释放了几名妇女和非裔美国人,将剩下的52名美国人囚禁起来。学生们要求美国遣返在1月因为身体不佳离开伊朗的礼萨?沙?巴拉维以接受审判。当时美国总统卡特以医疗为由,允许巴拉维进入美国。

  伊斯兰宗教领袖霍梅尼执政后,奉行“不要东方,不要西方”的外交政策,美国被视为“魔鬼撒旦”。

美军遗留在伊朗沙漠中的飞机残骸

美国蓝光行动失败后的下场:

巴拉维是1941~1979年伊朗的独裁统治者,只有1953年首相莫沙德克推翻巴拉维的那段极短暂时期除外。当时巴拉维重获政权就是因为英国军情6处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为什么这些西方强权希望独裁者继续掌权呢?因为巴拉维倾向西方且反对共产党,而且更重要的是,伊朗有丰富的石油资源。

  1979 年11 月4
日,伊朗激进分子冲进美国大使馆,要求美国引渡巴列维国王回国接受审判,并抓走几十名使馆工作人员作为人质。美伊关系骤然紧张起来。

1980年4月,为救回被扣为人质的美国驻伊朗使馆人员,美国以92名特种部队成员、6架C-130运输机和8架直升机组成联合特遣队,发起代号为“蓝光”的武装营救行动。虽然美军成功秘密潜入伊朗境内,但因受到恶劣气候和直升机机械故障等多种因素影响,不得不中途撤退,其间两架飞机相撞起火,最终付出阵亡8人、损失8架飞机的惨重代价。“蓝光行动”中,美军面对一系列意外情况所作出的临机处置值得深入剖析。

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的战斗力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但是,美军的特种作战也有失败的记录。

巴拉维的功劳在于使伊朗大幅度实现现代化,以及引进许多取悦他的西方盟友但是激怒基本教义领袖的改革。他强迫平民百姓改革,只要有人出言反对改革,就会遭到逮捕。他花费许多金钱购买军事设备,1979年,伊朗花费40亿美元购买美国武器。20世纪70年代中期,石油价格暴涨,导致伊朗境内迅速通货膨胀,相比之下,巴拉维的挥霍浪费变得更加明显。他拥有好几座皇宫以及许多海外房地产。他给予官员有利可图的国防契约,让官员们中饱私囊。

  两天后,美国召开特别会议,研究营救人质计划。

应急预案不充分,困难预想不全面。“蓝光行动”的计划,不可谓不完整,不仅考虑了飞机型号、架次、航线、中途加油、行动地域地形等问题,而且对营救发起时间、分队进入方式、解救人质方法和撤退路线等都进行了详细规划,但唯独缺少应急处置预案。这一疏忽,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任务失败。

年11月4日,几百名伊朗学生突然冲进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并将大使馆人员扣作人质。伊朗学生的行动得到了伊朗政府的支持。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一方面进行外交斡旋,争取人质能够得到释放,一方面秘密制订营救人质的行动计划。

巴拉维越来越不受欢迎,不仅不受基本教义派的欢迎,“左派”人士和非宗教的国家主义者也都不喜欢他。这些人都同意要求巴拉维以及影响巴拉维的西方强权滚出伊朗。1979年,由阿亚图拉?霍梅尼所领导的反对派将巴拉维赶出了伊朗。此时掌权的霍梅尼把驱逐西方势力合并在伊朗境内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作为他的目标。他有办法激起国内各派系,使其相互团结,抵抗共同的敌人——美国。

  各种建议都有。有人主张交出巴列维国王接受审判,甚至还有人建议向伊朗首都德黑兰投掷一颗炸弹..有的建议尽管滑稽荒唐,卡特总统却一一仔细听着。结果决定,为避免流血,尽可能不采取军事行动,分别通过外交途径和经济制裁等办法,以求得解决。

美军从进入伊朗境内160公里后便意外不断。美军首先遭遇该地区常见的沙尘暴天气,因此前从未制定针对此类天候的应急预案,因此直升机驾驶员只能硬着头皮凭经验保持在70米高度飞行。由于细小沙尘吸入直升机发动机,6号和5号直升机先后出现故障掉队。其余直升机在历经重重困难进入预定的“沙漠1号”地区加油时,2号直升机又因辅助液压系统失灵无法工作。这样,原计划的8架直升机只剩5架能够使用。此时,美军才发现并没有5架直升机继续执行任务的行动预案,地面行动指挥官贝克韦斯一筹莫展。由于无法根据具体情况对行动人员和计划做出调整,“蓝光行动”被迫取消。

月9日,美国陆军“兰光”反恐怖特种作战部队的顾问梅多斯和他的助手奉召赶到华盛顿,受命制订一项紧急营救人质的计划。几天后,梅多斯拟订了一个初步方案:用几架直升机将营救队运至大使馆附近,由C-130加油机随行加油,营救对再从预定地点出发,乘车冲进大使馆,救出人质。

一、美军潜入伊朗营救人质的时代背景

  但是,各种办法都没有效果,直到1980 年4
月,卡特总统才最后作出决定:派遣飞机,武装潜入伊朗营救人质。行动计划制定得详尽而周密。参加行动的特种部队的代号是“蓝光”,全名为德尔塔部队。总部设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布雷登堡。

此时,缺少预案的弊端进一步放大。行动取消后,所有人员在撤退时才发现,整个计划并没有直接从沙漠撤离的预案,参加行动的美军各个单位也从未演练过相关内容,这给美军带来灾难性打击。撤退命令下达时,美军出现混乱,一架直升机撞向正准备起飞的C-130运输机并引爆机上弹药,8名美军士兵当场死亡,“沙漠1号”地区变成一片火海。

根据这个计划,美军从陆、海、空三军及海军陆战队中抽调了队员,组成了一支以直升机队、C-130机队、营救队为骨干的联合特谴队。营救队队员主要是来自“兰光”反恐怖特种部队的队员。

伊朗原本是美国的最铁盟友,巴列维王国时代,伊朗对美国几乎是言听计从,当时美国的最先进武器都提供给伊朗。然而风云变幻,在中国改革开放开始时,伊朗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革命。1979年初,宗教领袖霍梅尼领导的***革命风起云涌,如同今天发生在中东的“阿拉伯之春”革命一样,革命迅速推翻了二战以来一直亲美的伊朗巴列维王朝,巴列维国王逃往美国避难。霍梅尼以及伊朗民众强烈要求美国遣返巴列维,由伊朗对其进行审判。可伊朗的遣返国王要求遭到了美国的坚决拒绝。伊朗一下子成为了美国最要命的敌国,美国被伊朗称之为魔鬼“大撒旦”。

  4 月24 日,格林尼治时间22
时。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防部五角大楼的指挥室里,由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琼斯将军指挥的“蓝光”秘密军事行动开始了。

应急准备不扎实,特情处置不合理。“蓝光行动”计划形成后,美军虽然进行了针对性训练,也挑选了实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员现场指挥,但由于执行任务的部队组成复杂,因保密又相互隔绝,导致参加行动的各部队成员互不认识。行动开始前,所有参战部队甚至没有进行过协同训练,为之后特情处置失败埋下隐患。

在外交斡旋的同时,营救计划也在不断完善。1980年3月,谈判仍然毫无进展,再加上考虑到季节和气候等条件的影响联合特谴队要求将作战日期定在4月24日和25日两天。卡特总统便于4月16日下达了“同意执行的”命令。

在宗教狂热的鼓动下,伊朗激进学生在11月4日这一天,突然围攻美国驻伊朗大使馆,占领了大使馆后把99名使馆人员扣为人质,企图以此迫使美国遣返巴列维。按说伊朗激进学生这种违反国际法和外交常理以及国际惯例的举动,应该受到国家的谴责才是。可伊朗激进学生的行动却获得了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的赞扬与支持。美国在经过多方外交努力不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虽然前后有46名人质被释放或逃了出来,伊朗态度依然强硬,不遣返伊朗国王巴列维就决不释放美国余下的53名人质。

  在伊朗的海岸附近,8
架绰号叫“快活的绿色巨人”的武装直升飞机,从“尼米兹”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载着90
名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突击队员,配备最先进的武器和各种使人软弱无力的的毒气,朝着伊朗南部飞去。

指挥体系不统一。表面看,“蓝光行动”由詹姆斯·沃特陆军少将担任最高指挥官,但其所在的指挥小组还包括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中央情报局人员,甚至还有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实际上沃特掌握的权限和情报并不多。在具体行动指挥上,又区分地面和空中行动指挥,指挥官分别来自空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3人缺乏统筹协调,当参与行动的直升机数量减少为6架且已错过会合时间后,地面部队对这一情况竟毫不知晓,只能苦苦等待,错过最佳临机决策时机,耽误行动进程。

最后完善的作战计划是,美国海军将派出核动力航空母舰“尼米兹”号在阿拉伯海的阿曼近海待命;4月24日下午7:30,8架RH-53D直升机从“尼米兹”号航空母舰上起飞,飞往德黑兰。同时,6架负责加油和运载92名营救队员的C-130飞机从埃及开罗的机场起飞,绕过阿拉伯半岛,途径阿曼,飞往德黑兰。

人质危机,长期得不到解决,心高气傲的美国岂能善罢甘休?在超级大国美国颜面大失的情况下,加之人质家属施加巨大压力,越拖势必越恼火越加被动。

  三小时之后,直升飞机到达第一个停留的地点波什特巴达姆。这是距德黑兰东南300
公里的塔巴斯城的沙漠地区,即行动方案中的“一号沙漠”。

通信协同不顺畅。“蓝光行动”失败的最直接原因,就是因为直升机出现了机械故障。事实上,当率先进入伊朗的C-130运输机遭遇沙尘暴后,如果此时负责空中指挥的凯尔上校能够及时通知直升机编队做好应对准备,之后所有事故都有可能避免。然而,由于凯尔对直升机编队人员情况不了解,且无法直接指挥,兼之彼此间通信联络困难,凯尔最终放弃了与直升机编队的沟通,直接导致一系列意外的出现。

日00:00前后,两只队伍首先到达德黑兰东南320千米处的霍腊散省卡维尔沙漠的塔巴斯市,在一号地点会合。在这里,C-130加油机给直升机加满油,营救队员换上直升机继续飞行,于拂晓前进入德黑兰,在该市东北部的山岳地带的二号地点放下营救队员,盖上网罩待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