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战略是两国战略关系中的重要影响因素,  日本防卫预算料将四连增

图片 2

70 Supriyanto,“Waves of Opportunity,” p. 6.

– 空袭解放军指挥控制系统和大面积监视与防空系统。

摘要:
除了中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也对纳土纳群岛存在部分主权诉求或领海争议,不过彼此的矛盾还没有扩大化。”  目前,印尼军方将采取什么措施维护纳土纳群岛,同时应对中国的主权宣示,成为继菲律宾和越南之后的又一大南海热点议题。
… … …
…  继菲律宾和越南的连贯动作之后,印度尼西亚在南海问题上也逐渐显现出强硬的姿态,直至公开表达了意愿。  2015年1月15日,印尼武装部队总司令穆尔多克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印尼正扩大空军在南中国海的存在,以此发出新任总统佐科和军方高级将领决心抗衡中国、维护纳土纳群岛(Natuna
Islands)主权的最新信号。穆尔多克将军甚至直言不讳:“有决心在南中国海挫败任何中国威胁印度尼西亚领土的企图。”  纳土纳群岛暗流涌动  纳土纳群岛位于南中国海西南部,距曾母暗沙约400公里,距中国内地陆地约1900公里,距印尼加里曼丹岛最近之处225公里。目前其隶属印尼廖内群岛省管辖,居住人口约9万,由272个岛屿组成,面积达2110平方公里。同时,该区域是著名的石油和天然气蕴藏地。鸟瞰纳土纳群岛  1992年,中国将纳土纳群岛纳入专属经济区,1993年出版的一份地图还把纳土纳群岛列入中国版图,这些情况立即引起印尼强烈不满,一度要求中国政府作出澄清。随后数年,印尼与中国不断就纳土纳群岛的主权问题进行交涉,1995年更表示“与中国没有海上边界问题,纳土纳群岛主权无需谈论”。与此同时,印尼国家石油公司与美国艾克森石油公司合作,投资了数百亿美元在纳土纳群岛区域开采石油与天然气。  除了中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也对纳土纳群岛存在部分主权诉求或领海争议,不过彼此的矛盾还没有扩大化。2008年以后,印尼开始与八国联合开发纳土纳群岛的天然气,一些国际机构认为,东纳土纳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油气田,估计有13亿立方米天然气。  近年来,中国不断对纳土纳群岛区域宣示主权,同时派出渔政船到该区域护航。2012年6月,印尼、菲律宾、越南和文莱四国海军已经研究将在纳土纳群岛附近海域实施联合巡逻,此举不但含有监视中国渔船的“非法捕鱼”等行为,还将合力抗衡中国宣称拥有该海域的部分所有权。  虽然中国和印尼尚未就纳土纳群岛隶属形成争端,但双方存在海洋经济专属区划界的问题:印尼一直担心该群岛周围部分水域与中国主张的“南中国海九段线”主张有重合。印尼军方承认,一直在评估纳土纳群岛面临的风险,但强调印尼在南中国海地区主权争端中继续保持中立立场。  长期以来,作为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印尼自认为在维持亚洲力量平衡方面发挥了作用,目的之一便是防止南中国海争端升级。  公开宣布“亚洲再平衡”战略后的美国对于南海局势变化一直保持警惕,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罗伯特·托马斯在1月29日表示,如果日本将空中巡逻范围扩展至南中国海以制衡中国的海上力量,美国将表示欢迎。  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随后称,虽然美国不了解日本是否计划或提议在南中国海进行巡逻,但“美方欢迎并支持日本在保证东亚和全球的稳定与安全方面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这其中包括应对各种海上安全挑战”。  鉴于美日的同盟关系,以及中日关系的持续敏感,包括纳土纳群岛在内的南中国海问题自然暗流涌动。  印尼改变其斡旋角色  据印尼《雅加达邮报》1月15日报道,穆尔多克在出席印尼空军参谋长阿古斯的就职仪式时表示,南中国海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印尼空军必须保卫在该区域印尼领空和贸易路线的安全。他还暗示,印尼必须进行空军的现代化建设,并扩大空军力量,以期应对挑战,维护印尼主权,维护印尼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安全;印尼还将加强与日本、越南和菲律宾更密切的双边安全关系,将寻求提高与地区其他主要国家的安全关系。  西方媒体认为,穆尔多克主动强调将动用空军保卫印尼主权,将对中国推进“南中国海九段线”的活动构成重大障碍,中国一直以此对南中国海超过90%的海域提出完整主权主张。  《雅加达邮报》称,穆尔多克表示印尼空军正在制定2015年战略计划,以期购买战机来取代服役期长达34年的F-5喷气机,届时包括T-501金鹰、苏霍伊、超级巨嘴鸟和F-16在内的新型喷气式飞机将有助于开展监测。2014年12月,印尼官方曾称,“到2019年印尼国防支出一年可能增至200亿美元”。  显然,印尼希望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来捍卫其在纳土纳群岛地区的领土主权,而且不愿放弃东盟领袖的角色;但如果印尼也因纳土纳群岛问题与中国发生争议,那么将影响其此前设定的南海问题斡旋者的关键角色。  事实上,对于东盟和中国2002年签署的《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印尼认为“只是一项不具约束力、没有争端解决机制来解释其模棱两可规定的政治声明而已”。许多东盟成员国也认为,在南海争议地区进行军事演习、石油勘探、钻井、捕鱼和科研以及在有争议的岛礁和岛屿上进行修建活动都是违规行为,但各方都或多或少违反了该《宣言》的规定。  目前,中国正在南沙群岛岩礁上进行着一系列基础建设,包括此前在南海西沙海域架设钻井平台等行动已经引起周边国家警惕,包括印尼、美国也借机对此表示不满。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南海局势是稳定的,我们有意愿也有能力,共同维护好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域外国家应尊重本地区国家维护和平稳定的努力,不做挑拨他国关系、制造紧张局势的事情。”外界认为,中国的矛头已经直指美国与日本。  佐科的海洋新政存在风险  过去五年中,印尼前外长马蒂一直推行传统的“不结盟”和“共识”外交政策,其曾将不与中国发生冲突作为外交要务,同时努力在拥有10个成员国的东盟中寻求共识。不过,越南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举动使“马蒂政策”遭遇了挑战——随着这两个国家在该地区与中国发生的对峙越来越激烈,也侧面刺激了印尼武装部队的雄心。  由于前任印尼总统苏西洛坚持与中美两国同时保持良好关系,因此在南海问题上没有激烈冲突发生。2014年10月,新总统佐科上台,立即“呼吁全民把握历史机遇,共同将印尼重建成海洋大国”,这使得印尼武装部队有条件展示捍卫主权的强硬新立场,他们甚至公开批评前外长马蒂的做法将危及国家安全。  尽管佐科并没有军方经历和背景,但其强硬立场已经获得了印尼武装部队高级将领们的好感,同时赢得许多印尼民众的支持,这样的情况也令外界感到惊讶。  佐科宣布,有决心对南海上的问题进行“休克疗法”。印尼海事暨渔业部长苏西称,此举将使在纳土纳群岛附近作业的外国渔船明显下降,但这一做法并没有影响印尼与周边国家的关系。随后,印尼高调扣留了来自泰国、越南、马来西亚、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在印尼领海非法捕鱼的大批渔船,并已击沉其中八艘渔船以示警告。但印尼并未击沉中国渔船,而是表示先将其交给法庭判决再定。  1月23日,印尼单方面宣布废止2014年10月与中国签署的渔业协议,该协议有效期三年,允许中国渔业公司以合资方式在印尼海域捕鱼。《雅加达邮报》称,根据印尼海事暨渔业部相关条例,当局已经禁止所有外国渔船在该国领海的大型捕鱼活动,因此与中国的渔业协议也受有关条例影响而必须废止。  国际舆论认为,佐科的海洋新政策存在风险,“印尼新总统海洋‘休克疗法’可能危及双边关系和东盟的团结”。有报道称,2014年中国渔船进入敏感的纳土纳群岛海域作业,一些船只甚至进入印尼领海,抵达一些小岛的河口。有评论说,“这一情况导致一些观察家推测,佐科的‘休克疗法’政策已向中国发出信号,并暗示中国政府必须打压这些活动。”  目前,印尼军方将采取什么措施维护纳土纳群岛,同时应对中国的主权宣示,成为继菲律宾和越南之后的又一大南海热点议题。对此,中国外交部坚持表示,南中国海地区的争议应该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中国和东盟存有高度共识,要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摘要:
3月19日,一艘中国渔船在纳土纳群岛附近海域捕鱼。印尼当局准备扣押渔船时遭到中国海警船阻止,8名中国籍船员被印尼扣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随后表示,事发海域是中国传统渔场,前往驰援的中国海警船也没有进入印尼领海。媒体近日披露中国海警船解救被扣
…纳土纳群岛位置示意图3月19日,一艘中国渔船在纳土纳群岛附近海域捕鱼。印尼当局准备扣押渔船时遭到中国海警船阻止,8名中国籍船员被印尼扣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随后表示,事发海域是中国传统渔场,前往驰援的中国海警船也没有进入印尼领海。媒体近日披露中国海警船解救被扣押渔船的细节。据《纽约时报》网站4月11日报道,事发当天早些时候,印度尼西亚海警曾登上轮机手张德仁所在的船,指控中国渔船在印尼海域“非法捕鱼”。印尼方面下令其他船员登上海警船,又指示饱经风霜的53岁的张德仁驾驶拖网渔船跟随其后。凌晨2时,在朝印尼海岸航行了12个小时之后,救援突然出现了。中国海岸警卫队一艘像海军护卫舰一样大的船只,行驶到张德仁的小船附近。然后,这艘海警船撞击小船,让它与印尼船只分离。“那时候我就知道我没事了,”张德仁讲起他的故事时说。他又经过一周的航行之后,回到了位于北部湾、靠近越南的母港。在家里,张德仁被称为“幸运渔夫”,他逃脱了。在这里,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3月19日,当正午的阳光照射到渔船的时候,船员在甲板上清理渔网里的杂物,这时有人叫道,“有炮艇,”张德仁说。“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他们才靠近,”他说。“然后就听见两枪——‘啪,啪’——然后听见他们的船碰到我们的船。他们船太小了撞不了我们。过了一会枪声又更密了一点。”印尼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斯图蒂(Susi
Pudjiastuti)说,印尼方船上的人拥有少量武装。三个穿戴着深绿色迷彩服和头盔的印尼人登上渔船,让船员蹲下,把手放在头上,张德仁说。他们被命令登上印尼船只,但很快,他就和船长一起被叫回到自己的船上去开动轮机。他说,那时船长已经把事情报告给了中国海岸警卫队。三个印尼人仍在船上。张德仁说,他没有用最快速度开船,希望海岸警卫队能在到达印尼之前把他们救出。他睡觉的时候,船长大喊,中国海岸警卫队已经来了。“中国海岸警卫队船很大,”张德仁说。“比我们的大一倍多。他们用一个扩音器喊话:‘这里是中国海岸警卫队’。”海岸警卫队的快艇撞向拖网渔船,想解救它,与张德仁一起留在船上的印尼警察将轮机加速,试图逃开。在混乱中,一部轮机几乎耗光了油,冒起了白烟。印尼人逃跑了,但带走了中国船长,让张德仁独自一人修复轮机。中国海岸警卫队对他喊道:“‘你能不能开船?’我说,‘还可以。’”张德仁说,然后两艘船一起航行了大约一周时间,回到北海。报道称,当被问及这艘拖网渔船是否在印尼领海捕鱼时,张德仁说:“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一个轮机手。”接着他笑着说,“可能吧。”普吉亚斯图蒂说,中国渔船的船员已被关押在纳土纳群岛上,包括船长在内的最高级别船员很可能面临指控。纳土纳群岛“争端”是咋回事?1992年,中国将纳土纳群岛纳入专属经济区,1993年出版的一份地图还把纳土纳群岛列入中国版图,这些情况立即引起印尼强烈不满,一度要求中国政府作出澄清。随后数年,印尼与中国不断就纳土纳群岛的主权问题进行交涉,1995年更表示“与中国没有海上边界问题,纳土纳群岛主权无需谈论”。与此同时,印尼国家石油公司与美国艾克森石油公司合作,投资了数百亿美元在纳土纳群岛区域开采石油与天然气。除了中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也对纳土纳群岛存在部分主权诉求或领海争议,不过彼此的矛盾还没有扩大化。2008年以后,印尼开始与八国联合开发纳土纳群岛的天然气,一些国际机构认为,东纳土纳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油气田,估计有13亿立方米天然气。近年来,中国不断对纳土纳群岛区域宣示主权,同时派出渔政船到该区域护航。2012年6月,印尼、菲律宾、越南和文莱四国海军已经研究将在纳土纳群岛附近海域实施联合巡逻,此举不但含有监视中国渔船的“非法捕鱼”等行为,还将合力抗衡中国宣称拥有该海域的部分所有权。虽然中国和印尼尚未就纳土纳群岛隶属形成争端,但双方存在海洋经济专属区划界的问题:印尼一直担心该群岛周围部分水域与中国主张的“南中国海九段线”主张有重合。印尼军方承认,一直在评估纳土纳群岛面临的风险,但强调印尼在南中国海地区主权争端中继续保持中立立场。长期以来,作为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印尼自认为在维持亚洲力量平衡方面发挥了作用,目的之一便是防止南中国海争端升级。公开宣布“亚洲再平衡”战略后的美国对于南海局势变化一直保持警惕,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罗伯特·托马斯在1月29日表示,如果日本将空中巡逻范围扩展至南中国海以制衡中国的海上力量,美国将表示欢迎。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随后称,虽然美国不了解日本是否计划或提议在南中国海进行巡逻,但“美方欢迎并支持日本在保证东亚和全球的稳定与安全方面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这其中包括应对各种海上安全挑战”。鉴于美日的同盟关系,以及中日关系的持续敏感,包括纳土纳群岛在内的南中国海问题自然暗流涌动。印尼改变其斡旋角色据印尼《雅加达邮报》1月15日报道,穆尔多克在出席印尼空军参谋长阿古斯的就职仪式时表示,南中国海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印尼空军必须保卫在该区域印尼领空和贸易路线的安全。他还暗示,印尼必须进行空军的现代化建设,并扩大空军力量,以期应对挑战,维护印尼主权,维护印尼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安全;印尼还将加强与日本、越南和菲律宾更密切的双边安全关系,将寻求提高与地区其他主要国家的安全关系。西方媒体认为,穆尔多克主动强调将动用空军保卫印尼主权,将对中国推进“南中国海九段线”的活动构成重大障碍,中国一直以此对南中国海超过90%的海域提出完整主权主张。《雅加达邮报》称,穆尔多克表示印尼空军正在制定2015年战略计划,以期购买战机来取代服役期长达34年的F-5喷气机,届时包括T-501金鹰、苏霍伊、超级巨嘴鸟和F-16在内的新型喷气式飞机将有助于开展监测。2014年12月,印尼官方曾称,“到2019年印尼国防支出一年可能增至200亿美元”。显然,印尼希望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来捍卫其在纳土纳群岛地区的领土主权,而且不愿放弃东盟领袖的角色;但如果印尼也因纳土纳群岛问题与中国发生争议,那么将影响其此前设定的南海问题斡旋者的关键角色。事实上,对于东盟和中国2002年签署的《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印尼认为“只是一项不具约束力、没有争端解决机制来解释其模棱两可规定的政治声明而已”。许多东盟成员国也认为,在南海争议地区进行军事演习、石油勘探、钻井、捕鱼和科研以及在有争议的岛礁和岛屿上进行修建活动都是违规行为,但各方都或多或少违反了该《宣言》的规定。目前,中国正在南沙群岛岩礁上进行着一系列基础建设,包括此前在南海西沙海域架设钻井平台等行动已经引起周边国家警惕,包括印尼、美国也借机对此表示不满。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南海局势是稳定的,我们有意愿也有能力,共同维护好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域外国家应尊重本地区国家维护和平稳定的努力,不做挑拨他国关系、制造紧张局势的事情。”外界认为,中国的矛头已经直指美国与日本。佐科的海洋新政存在风险过去五年中,印尼前外长马蒂一直推行传统的“不结盟”和“共识”外交政策,其曾将不与中国发生冲突作为外交要务,同时努力在拥有10个成员国的东盟中寻求共识。不过,越南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举动使“马蒂政策”遭遇了挑战——随着这两个国家在该地区与中国发生的对峙越来越激烈,也侧面刺激了印尼武装部队的雄心。由于前任印尼总统苏西洛坚持与中美两国同时保持良好关系,因此在南海问题上没有激烈冲突发生。2014年10月,新总统佐科上台,立即“呼吁全民把握历史机遇,共同将印尼重建成海洋大国”,这使得印尼武装部队有条件展示捍卫主权的强硬新立场,他们甚至公开批评前外长马蒂的做法将危及国家安全。尽管佐科并没有军方经历和背景,但其强硬立场已经获得了印尼武装部队高级将领们的好感,同时赢得许多印尼民众的支持,这样的情况也令外界感到惊讶。佐科宣布,有决心对南海上的问题进行“休克疗法”。印尼海事暨渔业部长苏西称,此举将使在纳土纳群岛附近作业的外国渔船明显下降,但这一做法并没有影响印尼与周边国家的关系。随后,印尼高调扣留了来自泰国、越南、马来西亚、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在印尼领海非法捕鱼的大批渔船,并已击沉其中八艘渔船以示警告。但印尼并未击沉中国渔船,而是表示先将其交给法庭判决再定。1月23日,印尼单方面宣布废止2014年10月与中国签署的渔业协议,该协议有效期三年,允许中国渔业公司以合资方式在印尼海域捕鱼。《雅加达邮报》称,根据印尼海事暨渔业部相关条例,当局已经禁止所有外国渔船在该国领海的大型捕鱼活动,因此与中国的渔业协议也受有关条例影响而必须废止。国际舆论认为,佐科的海洋新政策存在风险,“印尼新总统海洋‘休克疗法’可能危及双边关系和东盟的团结”。有报道称,2014年中国渔船进入敏感的纳土纳群岛海域作业,一些船只甚至进入印尼领海,抵达一些小岛的河口。有评论说,“这一情况导致一些观察家推测,佐科的‘休克疗法’政策已向中国发出信号,并暗示中国政府必须打压这些活动。”目前,印尼军方将采取什么措施维护纳土纳群岛,同时应对中国的主权宣示,成为继菲律宾和越南之后的又一大南海热点议题。对此,中国外交部坚持表示,南中国海地区的争议应该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中国和东盟存有高度共识,要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来源:凤凰周刊

  安倍的上述军事思维与意图实际上已充分渗透融合在日本的外交行动中,近期则集中表现在协同美国对中国南海局势的军事化干预行动。10月下旬,美拉森号军舰强闯中国南海主权水域后,美中军事对抗论一时间在日本甚嚣尘上。日方同时突出经济+安保两方面抓手,紧锣密鼓地展开对印度、澳大利亚、印尼等太平洋与印度洋地区重要国家的外交,力图通过海洋安保问题建立某种特殊关系。

39 AaronL. Connelly, “Sovereignty and the Sea: President Joko Widodo’s
Foreign PolicyChallenges,” Cotemporary Southeast Asia, Vol. 37, No.1,
2015, pp. 7-8.

尽管中国多次提出警告,美国显然决意介入。美国的介入被中国视为导致南海问题复杂化,不是降温而是升温。那么美国为什么要置喙南海?
可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插手?

  2+2会谈机制原本仅存在于日美之间,安倍第二次上台后,快速将其扩大到法国、俄罗斯、北约、澳大利亚、印尼等国家或国际军事组织。印尼还是建立与日本2+2会谈机制的首个东盟国家。日本媒体称,日本对菲律宾的防卫装备转让协定已基本达成,正着手推动对越南的防卫装备合作的协议。日方希望今后同样建立其与菲、越等国的2+2会谈机制。

印尼的不结盟政策是常被学者提及的影响因素,但这个因素对印尼与澳大利亚战略合作关系的影响并非一目了然。不结盟政策是印尼长久以来奉行的“独立积极”外交政策的一个表现形式。然而“独立积极”的外交政策并没有一个固定清晰的定义,而是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51。因此随着战略环境的变化,不结盟原则的实施也并非始终如一。

英文版点击下载:图片 1点击下载

  12月17日,日本与印尼举行外务、防卫内阁成员会议(2+2),达成的主要成果包括:确定今后每两年举行该会议;启动旨在签订防卫装备及技术转让协定的谈判;达成强化海上安保对包括南海在内的地区和平稳定不可或缺的共识;自卫队参加印尼主办的多国军事演练;就明年日本与东盟防长会议进行合作。《读卖新闻》12月16日报道认为,印尼是东盟的大国,在南海问题上持中立立场,但对中国海洋活动的警惕心理在增强,日本强化与该国合作,有对抗中方在南海行动的用意。

目前,印尼与澳大利亚的战略合作主要集中在反恐、救援、反偷渡等非传统安全项目上。但随着中美战略竞争格局在地区的逐渐形成,澳大利亚方面有可能推进双边战略关系发展进程,将合作扩展至传统安全方面。这一判断主要基于澳大利亚重拾“前线防卫”政策的可能性。

  1. Daniel Flitton, “Rudd the butt of WikiLeaks exposé” [
    陆克文言论被维基网站曝光],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December 06,
    2010, .

  2. Sam Bateman and Anthony Bergin, Sea change, Advancing Australia’s
    Ocean Interests [ 大洋形势变化,推进澳大利亚海洋利益], (Barton: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2010), p.11.

  3. Fergus Hanson, Australia and the world: public opinion and foreign
    policy [ 澳大利亚和世界:公众舆论和外交政策], (Sydney: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2011), p.11.

  4. 见注释 5,第 xi 页。

  5. Department of Defence, Defending Australia in the Asia Pacific
    Century: Force 2030 [ 在亚太世纪中保卫澳大利亚:2030年的军队],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2009).

  6. SIPRI, SIPRI Yearbook 2011: Armaments, Disarmament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 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 (Stockholm,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2011), p.183.

  7. 见注释 6,第 51-52 页。

  8. AUSMIN 2010, Joint Communique [ 澳美国防部长年度磋商会 2010
    联合公报], Melbourne,November 08, 2010,

  安倍的军事野心似乎还远不止于此,他甚至毫不掩饰自己在扩充日本军事实力与影响方面的强烈欲望。12月16日,安倍在日本自卫队第49届高级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一方面极尽巧言,为其一手推动安保法作辩护,另一方面意味深长地强调,每天源自防卫省与自卫队的动态情报及战略情报,在他与各国首脑会谈之际,多数对他作为首相选择最佳决策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安倍要求与会的日本防卫要员重新认识一个事实,即他们每一天的每一个活动都直接关乎日本的国家利益,并希望他们将世界纳入视野,灵动思维,付诸行动。安倍还自诩至今已访问过63个国家或地区,几乎每逢首脑会谈之际都要提到防卫合作这个大话题。安倍进而要求日本陆海空自卫队在与各国陆海空三军的合作,不要仅仅停留在战术性关系上,而要大胆地推进战略性国际防卫合作。他还称,迫切希望这种合作能成为担当其基于俯瞰地球仪视点而展开的战略性外交与安全保障政策之一翼。

二、印度尼西亚的战略考量

用政治、经济等方式团结东南亚各国,开创合作防冲突机制和对话平台,借鉴上海合作组织经验,建立类似的地区合作机构,解决各种矛盾。采用更加明确的外交措辞让其他国家更清楚我们的价值观和利益所在。这样能使有关各国知晓哪些底线和核心利益是不能触及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坚定不惜使用武力保护核心价值观和核心利益的决心,不必过分在乎国外对我国军备增长的评论。我国军费占
GDP 的比例还是很小
,摊到人头,或者跟美国比较那就更微不足道。在未来几十年,军费保持在 GDP
的 3%左右是一个合适的比例。几十年后,最终还是要提出中国版的“
门罗政策”,让美国在中国周围的势力范围或影响逐渐后退。

  11月22日,日澳2+2会谈在澳大利亚悉尼举行,就尽快签订日澳防卫部队地位协定达成一致,并希望通过部队运用以及日对澳先进潜艇项目出口等军事合作,深化以对美同盟为中心的日澳准同盟关系。12月18日,安倍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东京举行会谈,双方在共同声明中确认了上述内容,还就南海问题妄加议论,喊话中方停止大规模填埋与建设,克制对岛礁的军事使用云云。安倍在会谈后的共同记者会上还强调日澳的特别关系是亚太地区的关键。

中美战略竞争与“独立积极”政策

中国立场看空海一体战

  东京12月22日电 驻日本记者 张建墅

关键词: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地缘战略;前线防卫;独立积极

  1. ANDREW PROBYN and NICK BUTTERLY, “Nation’s military moved West in
    defence plan” [ 国防计划中国家军事重心西移],The West Australian, June
    22,2011,

  2. 见注释 11,第 31 页。

  3. 见注释 17,第 47 页。

  4. 见注释 15,第 10 页。

  5. Australian Anti-Bases Campaign Coalition, “US Bases in Australia” [
    美军在澳基地驻扎],
    NMD_PineGap/Map_of_US_Military_Bases_in_Australia.html>.

  6. 见注释 5,第 52 页。

  7. 参看
    .

  8. 见注释 11,第 9 页。

  12月11日至13日,安倍访问印度并与印度总理莫迪会谈,双方确定了旨在深化日印特别战略全球伙伴关系的中长期合作计划,签订了有关秘密军事情报、防卫装备与技术转让、高速铁路项目投资的协定,日方还原则同意对印出口核电技术。同时,双方将加强合作,提高共同应对印度洋与太平洋海洋问题的能力。

13 Hugh White, “Four Decades of the Defence of Australia: Reflections on
Australian Defence Policy over the Past 40 Years,” in History as Policy:
Framing the Debate on the Future of Australia’s Defence Policy, ed. Ron
Huisken and Meredith Thatcher, ANU Press, 2007, p. 164.

图片 2

  安倍的军事外交最终能够纠合多少特殊盟友,对周边国家将构成多大抑制力,尚无法预判。但是,其进一步刺激地区军事竞赛潮流、恶化各国之间战略猜疑等严重副作用却已摆在眼前。另据报道,今年9月19日成立的安保法将于明年3月生效,预计明年秋后实施。届时,安倍将军事外交寓于对外经济合作,为日本军事力量借船出海的渠道或将变得更多更宽。

另外,经历过东帝汶事件,澳大利亚对印尼主权问题的处理更加谨慎。为了改善双边关系,澳方不遗余力地在主权问题上安抚印尼的敏感神经。作为东帝汶事件后第一份重要的安全合作文件,2006年签署的《龙目条约》针对这一战略合作关系中的隐患作出特别说明,要求“双方在主权、领土完整、民族统一和政治独立上相互尊重相互支持,并且不干涉对方内部事务”;尤其是双方不得以任何形式支持或参与由个人或实体(包括本国内部鼓动对方国内此类分离主义活动的人和实体)组织的对对方稳定、主权和领土完整造成威胁的活动12。由此,阻碍两国加深政治和战略互信的最大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这是两国继续发展战略合作的前提。然而该条约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也没有为未来可能发生的相关冲突设置管理机制,因此,这种承诺对突发事件危害的管控能力十分薄弱。但历史上,迫于紧张的地区战略环境和印尼的潜在国力,澳大利亚不止一次在印尼的威胁前让步。在未来,随着印尼国力的进一步增长,澳大利亚仍有可能为同印尼保持友好关系沿用这一“绥靖政策”。

(Washington D.C: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 2010),
16 & 37.

  日本政府将于2016年1月4日召集例行国会,作为优先审议事项的政府预算案也已基本确定。新财年预算总额达到96.72万亿日元。目前已有数名内阁成员对预算案表示满意,其中包括防卫大臣中谷元。防卫预算方面将比上一财年增加700亿日元,总数高达5.05万亿日元,不但创下历史新高,还将首次突破5万亿日元,也将成就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以来该项预算的四连增。

45 Koh Swee Lean Collin, “What Next for the Indonesian Navy? Challenges
and Prospects for Attaining the Minimum Essential Force by 2024,”
Cotemporary Southeast Asia,Vol. 37, No. 3, 2015, p. 433.

– 压制解放军基于陆地的中程导弹和巡航导弹的能力。

  2016年5月26日到27日,日本将主办西方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产经新闻》(电子版)12月9日消息称,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当天在东京演讲时,表示有意将中国南海岛礁建设列为G7首脑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报道还称,岸田说:必须摆到桌面上加以讨论,获得国际社会的理解,促使落实(应对)措施。

27 Rory Medcalf, “Rules, Balance, and Lifelines: An Australian
Perspective on the South China Sea,” Asia Policy, Issue 21, 2016, p. 9.

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更在2010 年 5
月提到:“空军和海军达成的关于空海一体战概念的合作协议,是一项令人鼓舞的进展,它在二十一世纪初期为美军提供的威慑力将可能与二十世纪末期空陆一体战相提并论。”7紧接着在10
月份美澳外交和国防部长年会上,双方讨论了中国的军力增长,显示美国将进一步增加在澳的军力部署,加强同澳在防务上的合作。8
次年 11
月,全世界听到美澳两国正式宣布,澳大利亚将允许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其北海岸一处基地长期驻扎。

  《朝日新闻》(电子版)12月20日报道称,2016年是日本实施国家财政健全计划的首个年度,扩大预算的空间原本有限,其中大半被增加防卫预算占去了。该报道还提及新防卫预算的一些具体实施内容,比如购买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以强化对钓鱼岛警戒监视;购买4架鱼鹰战机,以提高离岛被夺时的军事展开能力;购入KC46A空中加油机,形成因应安保法,为他国军队实施后方支援,或者为美国军机提供空中加油等任务的能力。

1 此次恐怖袭击中丧生的202人里有88名澳大利亚人。

美国西太平洋战略中的澳大利亚因素

  日本防卫预算料将四连增

同盟政治是澳大利亚采取“前线防卫”政策的第二个重要原因。在西方大国领导的军事联盟中参与其他国家的战争一直是澳大利亚战略文化和历史中最重要甚至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01年独立之后,澳大利亚在一战和二战中都曾出兵欧洲战场协助英国,在冷战时期选择参与英美领导下对共产势力的全球遏制也是对这一传统的延续。

www.foreignminister.gov.au/releases/2010/AUSMIN-Joint-Communique.pdf>
.

然而,如今的地区形势逐渐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产生相似之处,澳大利亚也有重拾“前线防卫”政策的可能。从地缘层面来说,中国近十年的快速崛起隐隐动摇了自尼克松访华以来形成的地区稳定格局。随着中美在亚太地区竞争局势渐趋明朗,南海逐渐成为双方博弈的焦点之一,同时也是危及东南亚安全稳定的“闪点”。澳大利亚对地区安全环境的忧虑愈发明显,2013年的国防白皮书点出了由于误判和小规模突发事件升级导致地区动荡的可能25;2016年,新版本的国防白皮书则在否认地区大规模冲突爆发可能性的同时,认为竞争的领土主张和持续的地区军事能力现代化会对地区稳定和澳方利益造成损害26。因此,澳大利亚有必要扩大和东南亚地区国家尤其是和印尼的军事合作,为快速应对地区突发军事冲突做好准备,并将危机的影响控制在北部通道以外。其次,澳大利亚及其主要伙伴都依赖东南亚和南海海域进行贸易,所以和平稳定的地区环境符合澳大利亚的战略利益27。但是,所谓和平稳定的地区环境必须以美国在亚太的支配地位及其主导的国际规则为基础。澳大利亚唯恐中国在南海的行动会削弱美国对同盟承诺的可靠性及其在西太平洋地区的领导力28。因此,为了维持地区力量均势,澳大利亚在中美战略竞争及南海争端中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尽可能地维持美国在亚太的整体影响力并守卫基于国际法运行的地区秩序。

[责任编辑:红豆2009]

Australia-Indonesia Strategic Relation and Its Regional Implications

澳大利亚希望保持跟美国的盟友关系,但又不确定美国今后二十年内会不会在西太平洋失去主导地位。澳愿意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合作,但目前又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民意总体上不太支持美军大规模的进驻(55%
支持,43% 反对,其中20% 强烈支持,22% 强烈反对);24
而目前执政的工党也一向不热衷让美军开进来。究竟是帮助中美一起改变地区规则,还是仅协助美国保持其在地区的霸主地位,将是澳大利亚的一个战略选择。它的这个选择将会对中美澳乃至整个地区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因此,中国需要保持对澳国防战略走向和澳美下一步军事合作的关注。

最后,澳大利亚与印尼战略关系的进一步加深或将在东盟内部产生溢出效应,加剧东盟内部的分化。作为东盟的创始国和最大的成员国,印尼一直是东盟团结稳固的基石。印尼与澳大利亚和美国逐步深化的战略合作会在地区起到示范作用,促使仍在犹豫的成员国做出于中国不利的选择。因此,虽然两国战略关系的发展,尤其是在传统安全领域深化合作仍面临战略层面上的阻碍,且在近期可能不会有突破性进展,但中国仍需关注澳大利亚与印尼双边关系的变化,预防产生有损中国战略利益的局面。

2010 年由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 C e n t e r f o r S t r a t e g i c
a n d B u d g e t a r
yAssessments)提出的空海一体战概念,逐渐被美军乃至其亚洲盟国所接纳。它假设解放军在西太平洋与美军的冲突中会运用
A2/AD能力打击美军冲绳和关岛军事基地,会发动全面信息战,并与反卫星导弹及网络攻击相结合构成“杀手锏”,摧毁美军“耳目”。针对解放军的的这些意图,“空海一体战”构想以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军的陆空一体战为蓝图,要求美军联合其亚洲盟军,整合海军和空军的力量,首先保证在解放军先发制人的攻击中能击退对手并掌握主动权;同时,在下一步常规战中能一举“致盲”对手信息和通讯,以达到瓦解解放军
A2/AD 能力的目的。空海一体战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行动:6-“致盲”对手。-
加固主要军事基地和设施的防御。

虽然澳大利亚与印尼战略关系的进一步深化,尤其是在传统安全项目合作方面的发展仍面临诸多问题,但并非没有可能。两国如果在该方向加强合作,将对中国周边战略环境带来显着影响。

诚如 2009
年澳国防白皮书标题所示,澳大利亚非常清楚其战略前途将取决于全球以及地区的政治、经济及军事力量的分布,以及亚太地区主要强国之间关系的消长,尤其是中美关系的发展。经济上,中国是澳最大贸易伙伴,澳大利亚经济可以说是跟中国息息相关。从
2001
年以来的商贸旺景,特别是黄金、煤铁矿等自然资源的价格暴涨,大多跟中国最近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密不可分。然而在文化、政治等方面,两国又存在诸多差异。近两年发生的一些事件,如力拓员工以经济间谍罪遭捕和维基泄密网站爆出前总理陆克文“敦促美国准备好对中国使用武力”
等,使得两国在安全和国防方面互相心存芥蒂。13
从领海面积看,澳大利亚是一个超级大国,海洋对澳大利亚未来的经济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所以澳大利亚要用海洋作为实现和推动自身利益的途径。澳大利亚地大物博,领海面积
2720 万平方公里,占整个地球表面的5%,海洋资源丰富。14
但其天生的软肋是缺水和缺人,国家大而人口稀,这直接导致总体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相对较弱。这样的自身条件使得澳大利亚人缺乏充分自信,担心他们是否有实力保护自己所拥有的巨大领土和资源。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图1 :中国对外海运线路(资料来源:Jan van Tol, AirSea Battle, A
Point-of-Departure, OperationalConcept, op. cit., p.77.)

早在苏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政府时期印尼就通过两个新的外交政策对“独立积极”作出了新的定义,一是“千个朋友,零个敌人(a
thousand friends, zero
enemy)”的理念,一是“动态平衡”策略。前者要求同各国改善关系,并通过建设性、合作性的姿态,以及在主要大国间的平衡谈判重新获得地区领导的地位60。后者则通过促进中美印澳等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来稳定地区环境,防止单独大国的地区霸权61。这两个延续至今的外交政策体现了印尼当下“独立积极”政策双向对冲的本质,即同时和中美两国保持友好合作关系,避免或延迟在两国之间做出选择,以抵消大国竞争对印尼自身利益的损害。为了平衡中国的地区力量,苏西洛默许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军舰和飞机在群岛地区及周边进行活动62。而且,尽管印尼国民军的政治影响力远弱于苏哈托时代,但仍需注意其对美军训练、装备及零配件的渴求——自2010年两国恢复军事关系以来,武器装备及人员往来都呈现大幅增长63。然而,当美国宣布将在澳北部部署海军陆战队时,苏西洛则建议中国及东盟各国一同参与,在人道主义和灾难救援方面开展美澳印尼三方训练64。

澳大利亚国防战略走向和在空海一体战中的位置

综上,虽然印尼未来仍不太可能同某个国家达成正式同盟关系,但目前以双向对冲为特点的“独立积极”外交政策并不排斥与其他国家发展战略关系,甚至鼓励印尼主动寻求同相关域内域外国家开展更密切的军事合作。这是澳大利亚和印尼战略关系发展的契机。另外,双向对冲本身具有灵活性和模糊性——在不选择任何一方的同时永远保留做出选择的可能。因此在情况需要的时候印尼仍有可能在不公开打破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做出有倾向性的选择。比如有澳大利亚学者认为虽然澳方在防务方面应避免暗示同盟关系的合作形式,但可以寻求建设两国的协同作战能力,以使双方部队在需要更密切政治合作的情况下有效地处理各个层面的突发事件65。这将促使两国在事实上形成非正式同盟关系。最后必须指明的一点是,印尼与澳大利亚曾在1995年签署过一份安全协议,约定两国将就对一方或共同安全利益不利的挑战进行协商,并在合适的情况下考虑共同应对的方案66。这份协议虽在东帝汶事件爆发后废止,却仍表明印尼与澳大利亚的同盟关系并非毫无先例可循,而不结盟原则从来不是难以逾越的障碍。

同为盎格鲁国家,澳美两国在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非常接近,澳也一直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核心战略伙伴,其与新西兰一道同美国签署的《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已有接近
60
年的历史。自二战以来,澳大利亚对美国的每一场海外战争都给予了支持。并且澳大利亚坚信,过去几十年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在很大程度应归功于美国这一稳定力量。加之布什当年称澳大利亚是美国在
“东南亚的警长”,10
使得中国不得不重视澳大利亚的战略走向,和其在中美潜在冲突中的立场。尽管中澳两国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但澳却经常视中国为一个潜在的安全威胁。中国也对
ANZUS
充满担忧,担心澳大利亚会对可能发生的中美冲突如何反应。然而正如澳国防部长史蒂芬·史密斯2011
年 7 月 27
日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演讲中反复强调的观点: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盟友,她会增加价值而不会给美国军事和公共政策增加负担。11
这位防长在结尾时却强调说:澳美同盟是“基于互相尊重的关系,澳是美国的伙伴,而不是一个依附者”。12
这又从一方面说明,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独立国家,也有自己独立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不愿意盲目地配合美国的战略部署,而是希望作为一个以自身利益为基础的美国盟友。那么澳大利亚在战略和国防方面对中国的看法是怎么样?
在地缘战略和军事上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

因此,印尼的确可能同澳大利亚在这方面发掘共同利益并开展传统安全合作,在维护自身安全的同时维持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地区效力。在2010年发布的战略防御计划中,印尼声称要在2024年之前建立“最小必备军力(minimum
essential
force)”以保卫群岛海域内特定的利益攸关地区,并在需要的时候向外投送有限的兵力45。然而不止一位学者指出,由于国防预算不足、采购体系腐败和战略政策不统一等问题,这个目标已经很难在2024年之前达成46。短期内无法实现国防工业自给和可靠防御能力的事实更增加了印尼寻求外部合作的可能性。佐科就曾在2017年2月到访悉尼期间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探讨了两国共同巡逻南海,尤其是纳土纳群岛周边海域的可能性,最终出于澳方对中澳经贸关系的顾虑而不了了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力不断提升,军事实力也稳步增强,近年来更成为世界第二军费开支大国。经济和军事实力使得中国在国际事务和国防方面更具自信,也逐渐开始明确——和扩展——其国家利益,展开更主动的国防战略。最近几年,中国积极参加如亚丁湾护航、联合国维和等国际安全合作。又加强了水面和水下舰船的数量和质量,并升级反舰弹道导弹如东风
21D 等,以增强其反介入/ 区域拒止
的能力和威慑力。这样一来,使得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危机感增强,开始担心其在中国周边地区和海洋的利益受到威胁。美军认为解放军给他们造成的主要威胁是:中国军力增长导致美军在日本和关岛的军事基地不再安全;美军不再能在整个西太平洋的所有区域阻止中国军队;美在西太平洋上空的卫星通讯和监视系统也不再高枕无忧。5
因此多种针对中国在西太平洋的反介入/ 区域拒止的战略应运而生。

其次,促进地区国家遵循国际海洋法及国际规则行事,并依照和平原则解决争端也符合印尼的战略利益。一方面,联合国海洋法保障了印尼的海洋和领土主权,它规定不管两个岛屿间相隔多远距离,群岛海域均属于群岛国家的主权范围之内。这使得群岛内部原本属于公海用于国际自由航行的海域全部归属印尼,国际船只必须遵照印尼规划的航线航行,据此印尼才获得了对其群岛海域更大的控制权38。另一方面,印尼的军事实力不足以维护自身安全,在不结盟政策下需要持续健康运行的多边国际组织和国际规则来保证地区环境的稳定及其对地区的领导(这一直通过对联合国和东盟等国际及地区安全机制的支持得以实现)。一旦有国家打破规则,印尼的自身处境也会变得更加不确定。

中国在南海的利益

5 Ibid., p. 4.

  1. Ross Babbage, Australia’s Strategic Edge in 2030 [ 澳大利亚在 2030
    年的战略优势], (Kingston: The Kokoda Foundation, 2011), p.VI.

  2. 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的讲话, Gaylord Convention Center, National Harbor,
    Maryland, Monday, May 03, 2010,
    defense.gov/speeches/speech.aspx?speechid=1460>.

  3. Nicole Gaouette, “Gates Says U.S. to Increase Asia Military Presence,
    Australia Defense Ties” [
    盖茨称将增强亚洲军事存在和与澳大利亚防务合作], Bloomberg, November 08,
    2010, asia-military-presence-australia-defense-ties.html>.

  4. 参看
    .

  5. 参看 .

  6. Stephen Smith, Australian defense minister, The Coming Asia-Pacific
    Century: What It Means for the Australia-U.S. Alliance

四、结语

由此可见,澳大利亚在经济上已经同中国交织在一起,而在心理层面,其民众的看法则出现分裂。进一步,从地理上看,澳大利亚居于印度洋和西太平洋交汇处,其西北部地处印度洋边缘,靠近南中国海。在此建立联合或联盟军事设施,美军获得又一个重要的前进基地。其相比夏威夷可以缩短战时美军物资运输时间,而且比美军在日本和关岛的基地距中国更远,基本超出解放军导弹和海军攻击的范围。澳北海岸基地不仅可以协助美军在南海作战,还可在潜在的印度洋角逐中发挥相当的作用。因此,澳大利亚以其在经济和地缘上的战略纵深、其与英美文化的天然关联、以及其对中国所持有的戒备之心,被美国视为在西太平洋及印度洋区域,特别是对华战略中一个作用日益重要的盟友。Jan
Van Tol 等在 2010
年的专着中明确指出:“空海一体战不是美国独占的概念。日本和澳大利亚,可能还有其他国家,都必将扮演重要的能动角色,才能维持军事平衡。”16
如此看来,整个空海一体战的构想就是基于日本和澳大利亚积极参与的一个合作作战计划。澳大利亚在空海一体战中的作用主要在于给美军提供战略纵深,参与对海控制,和支持对美军在东印度洋和中国南海的行动,以及协助美军牵制解放军的周边非主力攻势。

自2009年开始凸显出来的南海争端在一定程度上让印尼感到了对以上战略利益的威胁。首先,南海争端的波及范围深入东南亚核心地区。印尼担忧声索国坚持武力方式巩固主张、域外国家干预及缺乏解决争端的国际机制会使争端升级为公开的武力冲突40。这不仅会直接威胁印尼的本土安全,同时也将粉碎印尼维护主权利益的国际法基础与通过建立地区安全机制和推行国际规则实现地区领导的外交理想。其次,尽管中国未对纳土纳群岛提出主权声索,但“九段线”内的海域与该群岛的专属经济区有重叠41。过去几年中,印尼曾在该海域以非法捕鱼的罪名扣押中国渔船,两国执法船只的对抗也时有发生,这挑动着印尼敏感的主权神经和对海洋资源的保护欲。有印尼学者表示中国在纳土纳群岛的行为表明中国并不尊重印尼的主权,认为中国迟早会把目光移向纳土纳群岛,印尼不应将淡化“九段线”的意义作为应对中国的方式,而是要重新思考“九段线”对主权的威胁及印尼长期以来保持的非声索国立场42。早在2010年就有印尼外交官指明“九段线”的合法性问题并要求中国做出进一步澄清43。近年来,印尼军方也一直催促加强纳土纳群岛的军事化建设,2014年向纳土纳群岛部署了攻击直升机和战斗机后,又在2015年宣布在南海附近(备选项包括西加里曼丹、北加里曼丹和纳土纳群岛)修建新的军事基地以守卫边境和主权44。

近期——首先要保持克制,避免军事冲突,防止南海问题国际化,坚持双边谈判,避免多边协商。要坚持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也不允许第三方国家来参与解决我国同邻国的领土争议的原则。在最近南海问题上,美国或部分东盟国家可能会提出以东盟作为一个集体跟中国谈判,或者进行有美国参与的多边谈判。遇到这种情况,中国可以经济和外交方式解决,例如让其他东盟国家提出反对意见。同时可以用经济、外交等方式,阻止澳大利亚在军事上、特别是空海一体战上跟美国进一步合作。但澳大利亚最近允许“
美国在 RobertsonBarracks
军营大幅增加海军陆战队长期驻军”的事态发展,似乎表明澳大利亚决定加入针对中国的空海一体战。25
处于被动的中国应该充分利用澳大利亚“不针对中国”的表白,提议和/
或同意与澳大利亚开展联合军演等活动,既表现善意,也借以牵制。

在这种澳大利亚特色的同盟政治背后有主观和客观两个因素。

中期——针对空海一体战进行中长期战略部署。例如,“致盲”一词在空海一体战构想中多次提到,也是美军强调争取主动权的主要战术。这点上,解放军可以加强对信息和通讯网络的保护,同时建设好备用通道以破解美军在战争初期“致盲”我军的企图。另外,受一战时期英皇家海军对德国封锁的战例启发,美军在空海一体战中可能会用切断我国贸易航道的方法来拖累经济,使我国内部不堪压力而先自乱起来。26因此,我国需注重发展同中亚诸国的关系,中亚各国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古丝绸之路也可以建设成我当今贸易要道和战略后院。更重要的是要加强同缅甸跟巴基斯坦的关系,从战略上首先化解上面提到的美军封锁致内乱的战法。以上几点我国已经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同中亚、巴缅的经济合作,铁路公路,油气管道建设等在最近几十年都得到有条不紊的逐步发展。而当今我们更可利用美军公然入境枪杀本·拉登,以及不久后北约飞机炸死二十几名巴基斯坦军人,27从而导致美国与巴基斯坦进一步交恶的机会,来填补真空,大力加强同传统盟友的合作。

然而,在多边框架之外践行“独立积极”外交政策必须有足够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支撑。印尼必须首先拥有足够自我防御的军事力量才能在大国竞争中保持独立,继而谋求积极影响地区事务进程的实力。有学者认为“独立积极”政策存在内在矛盾——目前印尼的经济和军事资源有限,不足以积极影响地区和全球事务,虽可以通过和其他大国或中等强国更密切的合作来实现,却又违背了独立原则59。更有甚者,如前文所提及,印尼的军事实力在未来十年仍很难达到“最小必备军力”,因此其本土及近海防御能力或将无法达到实行独立外交政策的水平。综合来看,当多边机制解决地区争端的能力减弱,自身实力不足以抵御大国的地区渗透并影响地区事务进程,且不愿同个别国家结成正式同盟关系的情况下,印尼最好的选择即是“对冲策略”。

而中国正是一个人口拥挤资源匮乏的国家,又距离澳大利亚不是非常遥远。这就自然而然让澳大利亚人产生对中国的疑虑,担心长期来看,中国一旦在南海取得主动,便会采取扩张方式,逐渐扩展其势力到澳大利亚或其周边,对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调查显示,55%
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经济力量,但同时 57%
的人认为澳大利亚政府过度允许中国的投资;换句话说,大多数人对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感到不安。44%
的人认为中国可能会在 20 年内对澳大利亚构成军事威胁,55%
的人认为不大可能。15
虽然不少专家清楚中国在经济和贸易方面的重要性,也强调中国在投资和反恐等方面的贡献,但对中国的崛起始终有所保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