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创芯”无法解决”缺芯”困局,各大企业缘何瞄准AI芯片

最后,一些企业在经营上的浮夸导致资金效率低。相对于十年磨一剑做技术,包装、运作、抢风口显然更容易获得投资人的青睐。举例来说,由于人工智能非常火爆,众多公司开始玩概念,不论是做比特币矿机,还是做DSP,摇身一变都成为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截至目前,中国已经完成融资或正在融资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已经超过40家,而且大多数都是在2015年后成立的。

BATJ等互联网巨头和ICT企业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充分享受了中国发展红利和政策红利,有义务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不能只顾眼前局部利益,它们每年的基础设施采购额异常巨大,腾讯、阿里、百度、京东2017年采购服务器的数量相当于韩国、澳大利亚、巴西、墨西哥整个国家的采购量,为什么要将全部试验田拱手交付海外芯片?如此巨额采购,只需要拿出其中一点点,就足以让中国芯生根发芽,健康成长。

在不久前的一次公开场合上,经济学家许小年在谈到企业的技术升级时说,我们追逐新名词,发明新名词的速度,远远快于我们能做到的。“我最反感的一句话就是跨越式发展、弯道超车。我看了多少弯道翻车,我没看到过弯道超车。不老实,投机取巧,这是我们很多企业的毛病。”

结语:“合抱之木始于毫末,万丈高楼起于垒土。”方寸之间的小小芯片,却有着数以亿计的晶体管,容不得一点粗心与失误。中国为此已付出一甲子“学费”,走上自研之路实为明智之举。“芯”之所向,行之所往,打破高端技术长期被国外厂商控制的局面至关重要。

  在芯片制造环节,边铁城认为港股上市公司中芯国际有一些较大的变化。从管理层方面来讲,公司引进了在三星和台积电从业过的高管,将对公司新的制程研究可能会有较大的帮助;其次,公司现有28纳米制程的良品率不断提升且产量不多增加,后续会逐渐贡献比较大的收入;此外,近期该公司通过债券及股权募集了大额资金,为其现有制程产量提升和新制程研发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保障。

首先,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西方科技公司过去在技术上对中国严防死守,使得中国坚定决心发展自主技术。在取得一定成果后,西方科技公司开始向中国转让淘汰技术。由于混淆了实现安全可控和做强产业两个目标,且对引进消化国外技术的艰巨性认识不足,大笔资金被花在购买国外淘汰技术上。

可悲的是,以BATJ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采购的服务器中,大多搭载了国外芯片,中国ICT整机厂的整机产品中,也充斥着国外芯片,少数所谓的国产芯片也是购买国外技术授权做集成的产物。

这种“集体作战”的模式是一种探索市场的路径,国内如海思、展讯的局部崛起,意味着国产手机正在逐步走出芯片依赖进口的困境。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C
Insights发布的2017年全球十大IC设计公司排行榜中,华为海思排名第七,比上年营收增长21%;紫光展锐排名第十,同比增加9%。

投资热潮下,中国芯片产业市场高速增长

  在半导体设备领域,随着全球半导体产业重心向中国大陆转移,国内半导体设备行业迎来发展机遇。北方华创作为龙头企业,产品覆盖除光刻机以外的大部分高端设备,有望受益于国内需求增长带来的业绩成长。2017年三季报,北方华创实现归母净利润8026万元,同比增长27.86%。公司表示,2017年全年因销售收入较同期增加,预计将实现净利润1.02亿元~1.3亿元,同比增长10%~40%。

近年来,中国芯片进口额屡创新高,进口金额更是早已超过石油进口额,缺“芯”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一块“芯”病。为实现芯片的国产化替代,中国政府和民间资本都投入大量资金。但在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出口逆差再创新高,达1932.6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6.6%。为何巨额投资见效不明显?

铁流呼吁,BATJ等巨头应该拿出一部分采购份额采用国产芯片,把老百姓常用的应用软件迁移到国产芯片平台上,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国芯”发展。就如同”发动机是用出来的”,国产芯片的发展和壮大也离不开应用的支持。只有全行业抛弃眼前局部利益,齐心协力”万众用芯”,才能使中国芯茁壮成长

“集成电路的话题越炒越热。”赛迪研究院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韩晓敏告诉记者,“这两年行业发展也好,国内资金支持力度也好,半导体这个行业整体景气度上来了。”

AI芯片市场增长快,潜力巨大。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年中国AI芯片行业研究报告》显示,AI芯片行业生命周期还处于初步发展期,2022年市场将从2018年的42.7亿美元,增长至343亿美元。

  在芯片设计领域,进入门槛相对较低,公司数量众多但有技术实力的公司并不多,在A股为数不多的从事芯片设计的公司中,边铁城就建议关注具备一定技术优势且在下游应用中已经有客户大量使用相关产品的企业,如富瀚微的视频监控芯片和汇顶科技的指纹识别芯片。其中,富瀚微作为视频监控芯片龙头,是国内最早从事安防视频监控多媒体处理芯片设计的企业之一,由于市场上CMOS对CCD逐步替代,公司于2011年后将业务着力点由集成电路后端设备(DVR等)转变为前端设备(安防视频监控摄像机芯片),并获得发展。海康威视、大华股份作为公司重要客户,有利于公司订单额增加,推动业绩增长。

发展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解决中国制造业的“芯”病,大家都很着急。然而,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浮躁会让我们走入误区,反而发展得更慢。产业发展有它的规律,
芯片是异常复杂的系统,复杂系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摸索出来的,必须在应用过程中发现问题,在解决问题中持续改进。这个事情门槛特别高,不能着急。必须要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孤独,踏踏实实磨砺技术,才能把产业做起来。

全行业齐心协力”万众用芯”

在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第一财经记者看到,一些芯片厂商的展台周围到处都是驻足观察和拍照的观众,展台的讲解员则一一为观众进行科普。

AI黄金时代,机遇与隐忧并存

  与上述两位职业投资人士看法略有不同的是,信达证券研究员边铁城却认为,国内集成电路行业持续快速增长,从集成电路业务构成来看,现在芯片设计领域占比提升还是很快的,此前产业链方面,封装占比较大,而设计和制造则相对较小,现在设计领域增长更快,从这个角度来说,芯片设计产业链是存在一定的投资机会的。而从应用场景来看,芯片应用的领域和范围将会越来越广,包括以前不需要用到芯片的领域,如家电以后也会用到相关智能芯片,这个领域未来的需求量会非常大,芯片的种类将不再局限于从前主流的GPU、CPU等,家电领域、人工智能以及中国特有的北斗芯片等都是值得重点关注的。

其次,社会资本的盲目投资导致资金错配。社会资本的一大属性是趋利避害抢风口,对于像人工智能芯片、物联网芯片这一类新出现的热点非常热衷,但对于已经被美国及其盟友垄断的CPU、GPU等领域,只有国家队在做,社会资本鲜有投资。而新兴领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市场还处于开拓期,没有形成规模,暂时还无法从市场上大量回笼资金。这就使社会资本的投资成为抢风口的烧钱游戏,使本来可以投资在CPU、GPU等短板领域的资金,空耗在金融资本的游戏中。

“万众创芯”无法解决”缺芯”困局

在CPU、GPU等高端芯片与国际差距较大的情况下,不少人期待通过AI芯片,中国能实现弯道超车,但一些业内人士对此持质疑态度。

在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方面的应用中,使用的深度神经网络的参数量巨大,而模型训练与推断都需要大量的计算,传统芯片无法满足计算需求,具有高算力的AI芯片恰好能解燃眉之急,一经面世就激起千层浪。

图片 1

在中美贸易摩擦之后,芯片瞬间就火了,从原本的资本市场毒药,变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不仅原本搞区块链、互联网的企业纷纷转型做芯片,一些原本和芯片关系不大的公司也宣布进军芯片,整个行业呈现出”万众创芯”的乱象。然而,”万众创芯”对于解决中国”缺芯”困局意义有限,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万众创芯”,而是”万众用芯”。

根据SEMI(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数据,预计2017年到2020年间,全球投产的晶圆厂约62座,其中26座位于中国,占全球总数的42%。

众所周知,芯片产业是整个信息产业的核心部件和基石,我国芯片自给率目前仍然较低,核心芯片缺乏,高端技术长期被国外厂商控制,而芯片领域很难弯道超车,要赶超国际先进水平并不容易,厂商要做好长期坐“冷板凳”的心理准备。但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产业链的高度分工,降低了自研芯片的门槛。由于自研芯片将会在成本和性能两个维度上赋予厂商极大竞争力,我国自研芯片的浪潮已经愈演愈烈,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2019年3月,DIGITIMES
Research发布2018全球前10大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排行榜单,华为海思跻身第五位。

  也正是在系列利多政策的持续驱动下,我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得到了快速发展。据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统计数据,如果仅考虑设计和IDM企业,2017年1~2月中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占比已经超过了33%,成为全球第一大集成电路市场,而如果考虑到代工和封测企业,国内集成电路市场在全球占比约为50%,是全球集成电路主要市场。

除了硬件上采购国产芯片之外,在软件上也需要下一番功夫。目前,国产芯片已经走过了”可用”阶段,正在向”好用”阶段迈进,制约国产芯片最大的难题已经从芯片性能转变为软件生态。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特聘教授、核高基专家陈军宁表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速度很快,进步也很快,但总体水平处于中低端。人才作为该行业发展的第一资源,对于产业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称,“根据国家的产业推进纲要,预计到2030年,我国将需要70万人,这个缺口还有40万。”

AI的热潮让人力资源、技术资源越来越贵,成本的不断高涨使行业变得越来越拥挤,淘汰不断加速。对于企业而言,维护AI的芯片和算法团队需要巨大的人力和资金投入,高昂的研发成本将使竞争力弱、资金实力弱的企业处境更加艰难。

  国内集成电路封测产业则实现稳步增长,封测技术也逐渐向高端迈进。作为封测领域龙头企业,长电科技战略收购星科金鹏,规模跃至全球封测第三位,长电科技产能覆盖高中低集成电路封测品类,涉足各种半导体产品终端市场应用领域。公司2017年三季报实现净利润1.65亿元,同比增长176.63%。2017年9月,长电科技公布定增方案,定增完成后产业基金将成为长电的第一大股东,显示公司在国家半导体产业中显著的战略地位,将有利于从资金及配套资源上帮助公司做大做强。中芯国际成为第二大股东,将从垂直产业链融合的角度战略支持长电科技快速发展。

最后,”万众创芯”会导致真正需要填补的技术空白却无人问津。由于AI芯片更加受资本追捧,这会使大量资金涌入AI芯片行业,而CPU、GPU、FPGA等短板却无人问津。虽然一些媒体大肆鼓吹中国依靠人工智能弯道超车。但实际上,人工智能芯片只是加速器,用于解决特定的问题,并不能取代CPU、GPU、FPGA、DSP、NAND
Flash、DRAM等类型的芯片。一些媒体宣称中国应该大力发展AI芯片,依靠人工智能打破英特尔、ARM、AMD、三星、德州仪器等巨头垄断,这种论调显然缺乏基本的行业常识。简而言之,AI芯片只是饭后的甜点,而不是信息产业的粮食。

不过,今年在中国,芯片也成为了继区块链之后的又一投资风口。除了中兴事件引发的关注,也离不开最近几年政府的政策支持和大基金的介入。

目前,人工智能的技术之争正集中在芯片之争上,一枚小小的芯片承载着硝烟弥漫的竞争焦点。而AI芯片不仅可以大大加快处理数据的速度,还能提升处理深度。无论是自动驾驶、智能家居,还是摄像头、无人机,都需要AI芯片承担“中枢和大脑”,才能真正拥有“智商”。拥有芯片底层支撑的公司,无疑抢占了人工智能的一块高地。这也是大批企业瞄准AI芯片发力的原因。

  由于芯片产业链包括由上游设计、中游制造、下游封装测试等环节构成的核心产业链,以及由材料和设备供应等构成的支撑产业链,因此就芯片产业发展现状而言,接受本刊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从产业链发展的角度来看,中下游环节国产替代能力可能会相对较强。

结语

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打了个比方,如果把集成电路产业比作金字塔,过去中国连底座都不全,如今高度虽然还和发达国家有差距,但底座已经建立起来,形成了集团军,整个产业有自身发展的能力和后劲。

各大企业缘何瞄准AI芯片?

  如果把芯片产业划分为高端、中端、低端市场的话,“高端芯片国产替代短时间内没戏”,职业投资人士唐史主任司马迁直言不讳地表示,他进一步对记者说道,“高端芯片领域,比如未来自动驾驶上要使用的芯片,今年英伟达股价走势强劲,也就是因为英伟达能够做出来相关的芯片,它用12个CPU加2个GPU,然后还要赋能,这个技术,A股企业以及中国的芯片企业,短期内是无法追赶的。此外,包括AI赋能的芯片,中国也是短板,比如百度发展自动驾驶必须要跟英伟达合作,再如发展5G,中兴、华为可以把通信的基础层搭好,但放在手机上的芯片还是得看高通,华为的麒麟芯片真正的商用空间并不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