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两位01是指进入阿富汗的1号机,书中对Naka谷地的侦察行动的描写

图片 42

着便装、使用加拿大C8卡宾鎗的SBS

有趣的是,负责格兰德空军基地防御工作的阿根廷陆战队军官曾在英军进行过交流训练,不仅知道英军作战的基本流程,更是清楚的了解SAS和SBS完成任务的能力和决心。随着战争的爆发,他精明地加强了空军基地的防御以抵御特种部队的威胁。总而言之,格兰德空军基地拥有至少一个海军陆战队旅的守卫,拥有大量的防空武器和肩扛式防空导弹。

当代特种部队车辆机动作战
2001年9月11日后,特种作战部队在“持久自由行动”和后来的“伊拉克自由行动”中,被广泛持续使用,充当“矛尖”。“持久自由行

图片 1

此次护送行动其实也是对于新政府成立之前的一次政治宣传,自阿富汗战争打响之后,前线碾压塔利班政权的进展日渐顺利,而卡尔扎伊也在陆军特种部队的保护下,得意洋洋地视察起了第一线。由于卡尔扎伊本身也是部族武装首领,除了这支12人制的陆军特种分遣队外,另有800余普什图部族随其同行。

Naka谷地的侦察行动再一次证明了即使在高技术战争条件下的今天,men on the
ground还是必不可少的。主角一行前往Naka谷地,本是为联军大规模空袭进行战前侦察,找出重要目标并提供激光指示的。因为之前空中侦察的情报显示,Naka谷地存在大量基地组织活动的迹象,而SBS小队到达后,才发现所谓的“恐怖分子每天定时进行不携带武器的体能训练”只不过是村落里中小学的体育课,而“一大群成年人聚集在一起举行某些宗教仪式”也被确认为是当地风俗的一个葬礼而已。SBS的这次行动成功避免了一起针对平民的空袭。这其中,CIA派出的随行人员功不可没,正是随行的熟知阿富汗历史人文风俗的CIA人员对山谷下神秘的葬礼进行了准确的判断,并最终联系指挥中心取消了空袭计划。

燃烧中的“谢菲尔德”号

当代特种部队车辆机动作战

图片 2

2001年9月11日后,特种作战部队在“持久自由行动”和后来的“伊拉克自由行动”中,被广泛持续使用,充当“矛尖”。“持久自由行动”开始于2001年10月,由特种作战部队和中央情报局领导的战役推翻了塔利班政府,对奥萨马·本·拉登的基地恐怖组织造成了重大损失。

联军严重依赖特战部队的做法,后来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中变得更加明显,当常规部队从南部向首都方向推进时,特战部队正在西部沙漠夺占关键目标,扮演眼睛和耳朵,提供侧翼预警。

此外,当土耳其撤回美军的飞越领空许可后,第3和第10特种大队在伊拉克北部开展行动。

当2003年4月联军的入侵完成后,特战部队继续被广泛部署,支持联军在全国的反叛乱行动,不断调整和改进他们的技战术,对抗把路边炸弹或简易爆炸装置作为主要武器的神出鬼没的叛军。

图片 3

为了应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威胁,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的车辆机动作战能力,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迅速发展。使用战术车辆,特战部队能够在没有援助的情况下长途跋涉。战术车辆增加了特种作战部队的机动性、生存能力、杀伤力和灵活性。除了插入到目标区域,特种作战车辆还可以提供火力支援、警戒部队、快速反应部队、伤员后送功能,与徒步巡逻相比,车辆具有更大的活动范围、速度和有效载荷,可以提供更大的火力和更长的任务时间。

与空中插入相比,车辆可以提供更多的安置时间,不会被着陆区或空投区限制,并且通常比直升机更隐蔽。而且战术车辆一般是是特种作战部队编制内的,所以相比飞行器或其他军兵种控制的车辆,不需要额外协调,更能满足需求。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内陆沙漠和山区,许多情况下特种作战机动平台是唯一的即时可用的短途插入方法。从2001年到2010年,特种作战部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90%以上的任务要依赖战术车辆。

特种作战部队的车辆也在不断发展,以满足伊拉克和阿富汗行动的任务要求和不同的威胁。装甲和生存能力与速度和机动的问题已经成为这种发展中最明显的方面之一,特战车辆必须适合在崎岖或多山的地形中作战,同时还要携带足够的火力,以便与数量占优的敌人交火时,可以靠自己脱离险境。

图片 4

早期型。2008年伊拉克,第5特种大队,A级作战分遣队)

特种作战车辆包括个人、轻型、中型和重型车辆。单兵车辆包括军用雪地摩托车、摩托车以及轻型战术全地形车。轻型车辆包括改装商用车辆和可在CH-47和CV-22内部运输的“内部可运输车辆”。中型车辆包括地面机动车辆;重型车辆包括防地雷反伏击车辆。

战术地面机动分队的构成将随着条件和需求而变化。典型的可以支援两个海豹突击队排的阿富汗战术地面轻型机动分队,包括4辆GMV和9辆LTATV,外加两名维修人员。阿富汗战术地面重型机动分队包括轻型车辆加上两辆RG33
MRAP,两辆装甲实用型MRAP和六辆MRAP全地形车,外加三名维修人员。

图片 5

特战车辆配备武器的反装甲能力并不是当前主要问题。除了在“伊拉克自由行动”较短的入侵阶段遭遇过伊拉克装甲部队,还有2001年底前塔利班偶尔会使用装甲车,这两个战区中敌人装甲兵的威胁几乎为零,并且“标枪”和类似的单兵便携系统可以被带到任何地方,对付遭遇的敌人车辆,例如无处不在的“技术”改装车或武装皮卡。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特种作战车辆必须能够在速度或火力上超越潜在对手。它们还必须能够充当移动后勤基地,为特战队员运送足够的物资,以便在战场就地补充,而无需经常使用容易暴露的直升机再补给手段。特战车辆还必须在速度、机动性和防护之间进行必要的权衡——包括装甲、内置的生存系统,如灭火器和爆炸偏转器,以及武器系统。

图片 6


持久自由行动

荒凉的山脉,崎岖的沙漠平原和肥沃的河谷,为部署在阿富汗的特战部队地面机动带来了独一无二的挑战。

根据他们的角色和具体的作战需求,特战队员可能需要在各种地形混合条件下使用他们的车辆作战,每种地形都会给轮式和履带式车辆带来独特的危险。例如,在理论上,沿河流支流和灌溉网络分布的“绿色区域”需要更小、更轻、更紧凑的车辆来通过常见的狭窄道路和小径,并降低陷入沼泽的机会。但实际上恰恰相反,这些“绿色区域”很容易被使用重型班组操作的武器和/或简易爆炸装置的对手伏击,因为这里具备自然的掩护和掩蔽。

面对这种伏击威胁,部队可能需要使用更多的重型装甲车辆,例如英国赫尔曼德战斗群使用的维京履带式装甲车,或美国陆军SBCT和第75游骑兵团部署的斯崔克轮式装甲车。同样,在阿富汗东部和北部的山区,诸如塔科马或希尔克斯商用皮卡之类的车辆比HMMWV之类的宽轴距车辆更容易成功地通过常见的危险小径。

毫无疑问,这些民用设计的皮卡不具备HMMWV、苏帕凯特或类似专用平台的有效载荷、装甲、通信或武器系统,但是在战场上有必要做出妥协。

图片 7

(“平茨高尔”特种作战车SOV,2005年,阿富汗,新西兰特种空勤团NZSAS)

除了这些自然环境挑战外,还有来自战场遗留地雷的人为危险——反坦克和反人员地雷——以及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简易爆炸装置。根据Halo
Trust扫雷慈善机构的说法,在苏军与圣战者的战争,还有随后的阿富汗内战中,估计布设了250000到400000不等的地雷。一些雷场被正确地记录在地图上,或者后来被苏军的战斗工兵保护起来,但大多数都没有。

此外,成千上万的由米-8直升机空中布设的地雷从未被标记过,尽管其中大多数是反人员型号,如臭名昭着的PFM-1“蝴蝶雷”,但它们对联军徒步巡逻队和民用车辆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地雷也有助于叛军制造简易爆炸装置。虽然简易爆炸装置的大部分爆炸物来自未爆炸或抢夺来到的炮弹和迫击炮弹,以及传统的硝酸铵基肥料,但塔利班也经常回收地雷,从地雷里提取用于简易爆炸装置的爆炸物。通常,几个地雷将通过“菊花式链”连接在一起并,通过引线或压力板引爆。

在“持久自由行动”的最初几年,与伊拉克新崛起的叛乱活动相比,阿富汗简易爆炸装置的复杂程度普遍较低,伊拉克的爆炸装置经常由前伊拉克政府军人员和来自车臣和黎巴嫩战区的经验丰富的圣战分子提供建议。阿富汗大多数IED都是由相当简单的引线、定时器或压板触发设备组成,辅助设备或防拆开关相对较少。简单的优点是易于组装,因此可以大量制造和部署(所以IED工厂是特种作战的主要目标也就不足为奇了;打击IED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抓源头)。

然而,自2005年以来,塔利班IED的复杂程度明显增加。爆炸物处理和武器情报军官报告IED开始使用防拆开关(如果EOD技师破坏了主要雷管,它可以有效地作为备用引发装置工作),以及臭名昭着的爆炸成形穿透装药开始逐步广泛应用,通过使用原始但效果惊人的聚能射孔弹,提供了对装甲车辆更大的穿透潜力。

EFP还利用了红外线触发设备的远距离能力——这些触发器看起来和家庭安全设备或甚至电视遥控器中常见的商用被动红外传感器一样无害。人们怀疑,这一技术是由伊拉克叛乱分子、伊朗革命卫队秘密分子和国际萨拉菲派圣战分子的成员提供的。

在阿富汗开展的反简易爆炸装置战役与伊拉克的情况有根本的不同,伊拉克复制了英军在北爱尔兰的经历,许多大型IED被藏在路边的涵洞中——因为在伊拉克大部分地区的柏油碎石路面上直接挖洞埋藏IED非常困难,所以在伊拉克联军对涵洞的密封或监测取得了很大成功。而阿富汗土地上的道路主要是没有经过休整的土路和小道,根本就没有多少涵洞。

图片 8

(Perentie远距离巡逻车,2001年,阿富汗,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SASR)

无论是作为北约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一部分,还是在美军领导的“持久自由行动”内作战,特战部队使用的车辆主要用于两种广泛的任务——特种侦察。车辆机动特种侦察的范围包括“存在”巡逻,旨在让当地民众放心并阻止塔利班活动;远程秘密巡逻,确定高价值目标或关键的敌方节点,如指挥和控制单元,炸弹制造者,或后勤网络。特种侦察作战一般会引导联军快速反应航空兵对已识别的目标进行空袭,或者在有限的情况下,由其他特种作战部队对目标实施直接行动。

引导直接行动的车辆机动特种侦察作战的一个例子,是SBS的C中队在2007年5月击毙了坎大哈东南部的塔利班高级指挥官达杜拉毛拉。在美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协助下,一支SBS小队规模的巡逻队使用苏帕特4×4
HMT 400和6×6 HMT
600高机动运输车,以及用于路线侦察的越野自行车,实施了秘密侦察作战。SBS队员们利用夜色渗透到达杜拉的大院附近,观察后,向上级报告空袭可能不一定能确保高价值目标死亡。于是,C中队的其余部队发动了夜间直升机突击,造成20多名防御者死亡,击毙了达杜拉毛拉。

澳大利亚SASR也开展类似的行动,导致乌鲁兹甘省的许多高/中价值目标被击毙或抓捕,SASR队员使用LRPV有效地跟踪目标,直到有机会指引联军航空兵与目标进行决定性的交火。如有必要,巡逻队车辆可以呼叫姊妹呼号,在掩护下,驶入目标区域,实施轰炸或战损评估,并收集法医证据和/或检索DNA样本以确认目标的身份。

这些巡逻队车辆的性质意味着它们可以在现场停留的时间远远超过通过直升机或降落伞插入的徒步巡逻队,并且如果遇到较强的反抗,也允许相对容易的撤出。车辆也经常用于支援敏感现场勘查,包括系统搜索已经由航空兵部队或其他地面部队介入的目标位置。一个例子是在当其他部队在扎瓦尔基利的大型洞穴群中实施敏感现场勘察,海豹3队通过陆军“支奴干”直升机下面的吊索插入数辆DPV沙丘车,充当移动封锁和反应部队。

图片 9

顾名思义,直接行动作战本质上比侦察任务更具攻击性。在这些任务中,特战部队将渗透到目标区域,抓住目标、袭击特定位置、与已知的敌方单元交火,或抓捕/击毙HVT。直接行动作战通常在夜间实施,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联军先进的夜视和热成像系统的优势,并将兵力设计在小队之间,确保在需要的时候,有充足的火力。

阿富汗部队,无论是阿富汗国家警察、还是当地招募的阿富汗民兵部队,都将使用他们的丰田4×4或HMMWV伴随特种作战直接行动部队。特战部队与这些当地部队一起实施了无数次袭击,因为需要当地部队弥合了语言差别,并且他们可以经常发现对于盟军几乎无法察觉的塔利班嫌疑人迹象,同时也能提供额外的“肌肉”。

直接行动任务的另一个变形,是让特种作战部队担任车辆机动快速反应部队,这是游骑兵在“持久自由行动”早期阶段经常承担的一个角色,保护在前沿部署作战的CIA、三角洲和ODA的安全屋。特战部队的任务还包括在极端情况下,作为车辆机动战斗搜索和救援部队进行作战,拯救被击落的机组人员。例如在阿富汗战役的头几个星期,如果乘坐从巴基斯坦或乌兹别克斯坦起飞的专用CSAR直升机,会在政治和地理上造成严重问题。

图片 10

(苏帕凯特HMT 400 SRV/OAV。2009年,阿富汗,22特种空勤团B中队机动小队)


伊拉克自由行动

2003年3月入侵伊拉克的行动,给联军特种作战部队提供了与“持久自由行动”不同的挑战。为了支援常规部队,特种作战部队将再次充当矛尖,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系列行动。

在伊拉克北部,北部一体化联合特战特遣队,也被称为维京特遣队,由第10特种大队和第3特种大队3营组成,第173空降旅和第10山地师的部队为他们提供支援。维京特遣队的角色最初是支援第4步兵师从土耳其向南进攻。但是土耳其拒绝提供基地,所以维京特遣队从支援司令部变为被司令部支援,并领导了联军从北部的入侵。

图片 11

(2003年3月在伊拉克西部沙漠中作战的第5特种大队GMV-S早期型号)

第10特种大队不是传统的以“机动作战”为主业的特种大队之一(第5和第3特种大队常态装备GMV,作为他们的组织和装备表的一部分),因此被迫临时购买约236辆NSTV,其中206辆直接采购自英国路虎索利赫尔公司的兰德陆虎防御者,30辆采购自德国经销商的丰田塔科马。这些防御者和塔科马斯配备了可以部署M240和Mk
19的摇杆和武器支架。

幸运的是,第3特种大队带来了它的GMV和“战猪”——这些车辆很快就在Debecka山口的战斗中大显身手。

图片 12

在这次并名为“北方游猎”的行动中,几支ODA和少数库尔德佩什梅加盟友试图守住可以俯瞰通往摩苏尔和基尔库克战略通道的中央十字路口。他们遭到伊拉克陆军MTLB装甲运兵车和T-55主战坦克的攻击,特战部队使用GMV上的Mk
19和M2与敌人交火,为部署他们的标枪反坦克导弹争取时间。随后标枪被证明非常有效,它阻止了敌军的装甲攻势,直到召唤来美国海军的快速空中支援,彻底了摧毁伊拉克的T-55坦克。它们此时已经躲在了沙堤后面,超出了标枪的瞄准线。

在维京特遣队的西北部,活跃着两支被统称为第7特遣队的英国特种部队特遣队——其中一半由第22
SAS的B和D中队组成,另一半由SBS的C中队组成。英国特种部队驾驶着忠实的“粉红豹”DPV,对萨达姆的飞毛腿B导弹发射器实施了“飞毛腿狩猎”,并对伊拉克部队实施了突袭和拦截行动。这些将成为DPV的最后一次主要行动,随后它们将退役,并被新设计的苏帕凯特所取代。

图片 13

(兰德路虎110“粉红豹”沙漠巡逻车DPV,2003年伊拉克,22特种空勤团D中队机动小队)

虽然第22
SAS占领了一个名为H-2的战略机场,但此时SBS的分队遇到了麻烦。3月24日,部署在摩苏尔附近的SBS的机动巡逻队遭到了贝都因人或伊拉克反特战巡逻队的伏击,导致分队疯狂的实施脱离接触。英国皇家空军特种部队航空兵的“支奴干”直升机从约旦飞来接走巡逻队,但是在此之前,一辆皮卡、一辆全地形车和一辆摩托车被撤退的SBS抛弃了——这些车很快被记者拍摄下来,照片被放在半岛电视台播出。在这场混乱中也留下了两名SBS队员,他们被迫使用北极星全地形车实施了一次可怕的160公里逃生与规避。在这一过程中,AC-130炮艇机、海军快速反应航空兵和“捕食者”无人机一直在空中为他们提供掩护,直到他们抵达叙利亚边境。

在南部,来自海军特种作战特遣大队的海豹突击队和波兰GROM部队对伊拉克乌姆盖斯尔港、法奥港和两个离岸实施了夺占行动,海豹突击队在那里部署了他们的沙丘越野车DPV。同样在南部,乘坐GMV的ODA,以及指派给他们的使用DPV的SAS巡逻队,协助英国第一装甲师进入南部的巴士拉,执行侦察、预警和袭击任务。

2003年3月19日,在黎明前的黑暗里,由第75游骑兵团3营官兵支援的三角洲中队组成的20特遣队,也被称为“狼獾之灾”,成为第一支越过边界的美军特战部队。20特遣队的主要任务包括占领H-1机场、H-3机场、哈迪塞大坝等高价值地点,同时切断1号高速公路,并实施欺骗行动和袭击,以扰乱伊拉克人对盟军战略意图的判断。欺骗任务里使用了所有SOF特遣队中最特殊的车辆之一——M1A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

同样在伊拉克西部作战的还有以第5特种大队为基础的西部一体化联合特战特遣队——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匕首”特遣队,这是在阿富汗战役中使用过的代号。

“匕首”特遣队使用GMV、“战猪”和NSTVs作战,执行类似十年前1991年海湾战争他们所执行过的任务,猎杀“飞毛腿”导弹发射装置。此外,他们还执行了使用远程车辆和直升机插入的特种侦察任务、夺占要点和预警行动,确定伊拉克部队的兵力和布置。除了绿色贝雷帽外,“匕首”特遣队还指挥最大规模的联军SOF部队——由UKSF组成的7特遣队和澳大利亚人组成的64特遣队。

图片 14

(丰田Hilux非标准战术车辆NSTV,2008年,阿富汗,22特种空勤团)

尽管美军为入侵伊拉克进行了大规模和漫长的准备,但一些单位在越过边境时仍然没有合适的车辆。例如,第1侦察营的陆战队侦察兵,被迫依赖标准型号的的M998和M1025HMMWV,他们只能在战区自己改装。而当时只提供了少量的早期型装甲套件,以及有限的M1114套件。如前所述,海豹突击队员在夺占al-Faw管道后,被部署到巴格达时,不得不使用不太理想的车辆。对于其他人而言,比如那些在机动作战方面有更多经验的人,合适的装备基本上就位。

在入侵结束之后,随着伊拉克大部分城市叛乱的到来,对战区内特战车辆的要求逐渐改变。使用IED和RPG发起的伏击成为叛乱分子的关键战术,随着联军的联合反IED组织率先采用战术和技术创新来对抗它们,IED的规模和复杂程度不断提高。由于在2003年和2004年缺乏装甲巡逻车辆,在装甲套件和更多可用的M1114出现之前,特战部队被迫使用由部队机械师制造的废弃金属板制成临时装甲用于他们的GMV。

许多反IED系统仍属于机密,但部署在盟军特战车辆上的一些旧系统可以用非常笼统的术语来描述。CREW和SYMPHONY
IED干扰器已被广泛用于防止无线电控制的IED的启动。他们通过破坏常见的IED启动器所使用的频率来工作。例如,在MRAP和GMV上都可以看到CREW,它看起来像是一种杆状蘑菇形装置。采用干扰IED频率的技术系统的缺点在于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是非选择性的,这意味着对IED电波的干扰将影响联军通信。

除干扰系统外,特战司令部版的RG-31
MRAP还应用了其他创新技术,如车辆光学传感器系统。VOSS是一款杆式摄像机,可提供放大功能,具有白天、红外和热成像模式,让车组人员可以在安全的防区距离内扫描任何环境中的IED。其他被动防IED技术包括HUSKY车辆用探测系统,旨在通过提供探地·雷达·能力来定位被掩埋的设备,对抗由压力板启动的IED,还有非常成功的“犀牛”II和“犀牛”III型,它们使用车顶端安装的热源,通过触发红外线传感器将其提前引爆,对抗致命的爆炸成形穿透装药IED。

叛乱军通过修改他们的战术和正在制造的IED的类型,回应这些创新。例如,EFP现在被并联以应对“犀牛”的引爆,但是联军已经采用可调整引爆范围技术作出响应。干扰设备的成功导致在某些区域恢复使用基本的压力板或引线启动的设备,这两种技术使得IED及其制造者在他们布置或试图引爆设备时被发现的风险更大。基地组织的圣战分子越来越多地被迫依靠车载式简易爆炸装置或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来运输他们的装置,因为反IED措施使传统装置难以使用。

图片 15


秘密行动

三角洲部队和第22SAS后来在伊拉克反叛乱战役中被部署,担任JSOTF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这个特遣队有过各种各样的代号,如21特遣队、141特遣队。这个特遣队还包括特种舟艇团、特种侦察团、海军特种作战发展大队和游骑兵。JSOTF负责搜捕基地组织的炸弹制造者、领导人和后勤小组单元,以及逊尼派和什叶派叛乱分子。

引用伊拉克战区指挥官大卫·彼得雷乌斯将军的话说,第22特种空勤团“……在巴格达地区,特别是在打击基地组织的汽车炸弹网络和其他基地组织行动方面,他们发挥了巨大作用,做了非凡的工作”。

对于需要执行物理机动监视或低调进入目标位置的秘密行动,特战队员使用各种商用车辆,包括从当地购买的丰田卡罗拉斯和大众皮卡,到老式的奔驰和宝马,以及一些有装甲和无装甲的SUV。所有车辆都装有伊拉克当地的车牌,并附有当地的贴纸和杂物,让任何感兴趣的观察者都找不出有何与众不同之处。特遣部队的特战队员也经常留着伊拉克风格的胡须,穿着整齐的阿拉伯长衫混入人群之中,有报道称UKSF人员甚至使用化妆品来使他们的皮肤变暗。

图片 16

当很多行动仍然被认为是明显的,例如在无人机和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下,预有准备的袭击基地组织的安全屋时,特战队员往往会驾驶他们的潘德AGMS,或搭乘机械化部队的“斯崔克”或“布莱德利”步兵战车。一些在巴格达与黑色特遣队一起作战的22SAS队员,使用借来的M1114装甲加强型HMMWV和GMV,与三角洲一起紧密作战,这些车辆随后被“大毒蛇”取代。

UKSF与伊拉克东南部的机动或打击战斗群一起作战,时采用了类似的模式,特战分队通常受到由2辆挑战者2主战坦克、一个武士步战车排组成的机动打击群支援。而武士步战车会搭载营侦察排、工程兵、医疗支援分队,以及特战分队。侦察排也接受过相关训练,以支援特战分队突破目标,在目标被破坏和勘查之后,重型装甲车会护送特战分队返回。


特种作战巡逻车的未来

特种部队车辆未来该如何发展?也许是在防护和机动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装甲、防爆、先进的车组生存系统和防IED技术都增加了车辆的重量和体积,更不用说多种武器系统和弹药的额外重量。相反,正如前面所讨论的,特战车辆通常需要在困难的地形中足够快速和灵活,以便能够在与常规敌军的接触时逃脱。

此外,对偏远乡村叛乱训练营的突袭,不同于对城市安全屋或炸弹制造实验室的类似突袭,特战分队需要的车辆类型也不同。乡村目标可以从多个方向接近,可以降低简易爆炸装置的风险,并且可能需要更重的武器系统,因为特战队员可能不得不下车进入目标,把车辆留在目标之外。城市任务很可能面临更高的简易爆炸装置威胁,并且特战分队可能不需要使用任何车组人员操作的武器,因为分队要保证迅速实施突破,然后袭击可疑的房舍,在当地叛乱分子聚集之前勘查。

美国和英国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最终为他们的特战队员提供了一系列车辆,这些车辆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提供实际答案。尽管大量采购这些昂贵的车辆会造成后勤困难,但是提前准备好各种各样能满足不同需求是装备,可能是部署在最前线的特种作战部队的唯一办法。w

图片 17

(联合轻型战术车辆JLTV将代替悍马的大部分角色)

时任ODA 595助理指挥官二级准尉Bob Pennington(右)与Mark
Nutsch(左)出席电影首映活动,电影中他的名字叫Hal
Spencer,在最后的战斗中受重伤,现实中他毫发无损,队里也没有一个人受伤。

·ODA574队员在事故前的行动照片

图片 18

然而在SAS,这些都算不上什么问题,队员们依然继续推进。

全文完。

与杜斯塔姆握手的ODA 595队员Bill
Bennett,2003年在伊拉克拉马迪的一场战斗阵亡,是目前为止,原ODA
595队员里唯一不在世的。

簇拥着现阿富汗政权首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的这12位军人,隶属于美国陆军第5特种作战群Alpha特种分遣队第574小队,这支小队也是阿富汗战争初期阶段中作战功绩极为出色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但我们今天并非要说他们在此之前之后的战斗故事,而是要说一场“乌龙”事故

图片 19

5月18日凌晨,一架经过特别改装的“海王”直升机载着8名重装SAS士兵和3名机组,在寒冷的夜晚起飞。头300英里,直升机以200英尺的舒适高度飞行。突然,在离着陆点大约50英里,一处明亮、诡异的光在飞行员的夜视仪中闪烁。他们并不知道,有一个石油钻井平台矗立在那里,但简报中没有人提及到平台的存在。

上述两幅照片非常出名,焦点人物一度被当成ODA595或是ODA555的绿贝队员,实际上是CCT
Bart Decker

但是,恰恰是12月5日拍摄留影完我们上文看到的这张照片后数分钟,厄运却如期到来……

SBS使用GPMG机鎗进行压制射击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计划呢。

图片 20

图片 21

QRF到达Qala-i-Jangi后,兵分两路,SBS为主的队伍主要负责压制囚犯向堡垒北部突围,第五特战群为主的队伍则立即展开了对mike
spann的搜救行动。由于对方占领了堡垒内部的军火酷,一时间火力十分强大,第五特战群主导的搜救队伍一度被压制而推进困难。不得不依靠SBS主导的小队多次呼叫近距离空中支援才短时压制住了敌方的火力。搜救队只能依靠每次空袭后短暂的寂静向目标跃进。在这里作者又提到了美英两国呼叫空中支援的流程有所不同,美军要求JTAC在呼叫时同时报上敌军坐标和友军坐标,而英军只要求通报敌军位置坐标。这个差异直接导致了第三天的友军误伤事件,当时美军JTAC向F-18战机申请空中支援,因为是danger
close,最初要求使用500磅炸弹,但由于武器挂载的问题,飞行员要求只能先投放2000磅的JDAM。JTAC虽然无奈,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并把敌我坐标分别上传给飞行员。结果炸弹误中了一处友军坐标,把该处的北方联盟坦克炸毁,同时在该处的美英特种部队和北方联盟士兵也各有死伤。事后美军吸取了该教训,修订了空中支援的呼叫流程。

这个行动将需要两支SAS的4人侦察巡逻小组,一个组将对格兰德进行侦察,另一个组则负责侦察北边的加列戈斯,以确保战斗机和导弹确实不在那里。

马背上的Mark Nutsch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ODA574小队的引导人员在操作使用的同时犯了一个非常大的毛病,就是在引导JDAM打击的同时,因为突然发现AN/PSN-11电量不足,临场替换了电池,而此刻B52型轰炸机已经在接到先前定位目标时投掷出了JDAM。当引导人员更换完电池后立即开机,重启后系统复位显示为GPS使用者自己的位置,方才导致JDAM接到了新的坐标位置而酿成惨祸。

正如豆瓣书评上说的,Damien Lewis的这本《Bloody
Heroes》,是一部中规中矩的报告文学,考据相当到位,很多第一手资料来自于作者对SBS的采访,此外作者在序中也提到,为了确保真实呈

虽然“葡萄干布丁行动”没能收集到任何关于“飞鱼”反舰导弹和“超军旗”战斗机的位置情报,SAS在赫里福德的领导层仍然决定实施“天皇行动”。

图片 25

就是这一次呼叫,直接让一枚2000磅的JDAM炸弹砸在了ODA574小队的头上,三名负责引导空袭的陆军特种部队人员当场命赴黄泉,20多名部族武装民兵也被炸死,一旁观战的卡尔扎伊也因此受了伤。

图片 26

同时,这一命令中也有一个巨大的隐患:巡逻队将与联络官在次日也就是5月22日晚接头,地点在海边公路的一座小桥上,然而老旧不适用的地图使得巡逻队指挥官不是很确定接头地点的具体方位。

马扎里沙里夫战役结束后,军阀们在一座铁桥上小憩会谈,Mark
Nutsch也坐在其中

2001年12月5日,卡尔扎伊随众人已经顺利抵达到了通往首府坎大哈前最后的关口——赛迪奥姆克莱大桥。但此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已同部族武装民兵在此与塔利班武装交火近两日,当卡尔扎伊到来时,据守此处的敌人尚未彻底消灭。

后续夜间,美英特种部队指引AC130对堡垒进行了打击,基本扫清了表面,但多数囚房躲在地下室负隅顽抗。在北方联盟士兵数次试图进攻地下室未果的情况下,SBS心生一计,放水淹没了地下室,塔利班在寒冷刺骨的水中终究撑不住多久,便逐步向北方联盟投降,全书内容基本到此结束。

皇家空军47飞行中队的C130,经过特殊改造,准备投入到“天皇行动”中

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包围了一个叫法扎尔的塔利班指挥官,杜斯塔姆听到CCT联系空中AC-130炮艇机的回复无线电通话音是名女性,立马要求绿贝队员把通话设备对着他的对讲机,让对方听到女声。然后,他对法扎尔说:“听到了吧,天上有死亡天使,我们还有死亡光束,不投降就下火狱吧!”过了没多久,法扎尔的人就自动投降了。

图片 27

图片 28

在多次崴脚和肌肉拉伤后,巡逻队停了下来打算休息,等待黎明的日出。在白天,上尉梳理了一下他们目前的境况。按照现在的进度,巡逻队还要2天半时间才能到达阿根廷边境,边境距离RG还有30英里。很明显4天的口粮是绝对不够的。而平坦没有任何植物的地形,让他们没有任何可替代的就地取材的食物,即使有,他们也不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任务简报中从未提及此项内容。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整个行动的计划是多么的草率。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5月15日,这个8人SAS侦察巡逻队启程前往阿森松岛。第二天,他们带上装备,乘坐C-130,空降到南大西洋冰冷、充斥着狂风暴雨的水域,然后在水中等待着被人捞起并送往“无敌”号航母。

图片 32

此次事故最终也被定性为“违规操作”。而AN/PSN-11型高精度轻量化GPS接收器也在此事故之后陆续被更新式的Garmin®替换,美国海军陆战队方面也使用AN/PSN-11型至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初期。

先说那个代号海洋打击的货轮拦截行动,游戏Call of Duty:modern
warfare第一个任务可以说就是拦截行动的艺术化改编。本书主角也是在黎明时分带队索降到一艘货轮的舰桥上,对可疑货轮展开了一次雷霆万钧式的突击,所不同的是真实行动中参与人员众多,排场也大很多,登上货轮的方式也更多样化,包括了空中索降和通过攻击小艇从船舷两侧攀登。其中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外界低温和雨水的影响,防毒面具镜片起雾严重影响视线,实际行动一开始,所有参战人员都把防毒面具摘下,可以说是把自身安危完全抛于脑后,而在后续的行动中,因为不通风的船舱内充满了CS催泪气体,以至于主角呼吸困难误以为受到了简报中提到的化学武器的攻击。此外,书中在介绍突袭行动的准备阶段时,还不忘对SAS进行一番吐槽:一次海上联合训练,直升机由于旋翼刮擦到了舰船桅杆导致坠机,SAS的几名队员全然不按SOP逃生,也没按要求携带相应的STASS,要不是SBS队员第一时间制止几个SAS跳机逃生的企图,并与他们共享STASS,估计SAS早没命了。附:此次行动的新闻报道

战争结束后光荣回港的“无敌号”

约翰·沃克·林德出生在一个爱尔兰裔美国家庭,16岁时选择皈依伊斯兰教,后来受到极端主义思想影响,跑到也门加入了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并且在那学习了阿拉伯语,后来又辗转到阿富汗,作为志愿者加入塔利班。

簇拥着现阿富汗政权首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的这12位军人,隶属于美国陆军第5特种作战群Alpha特种分遣队第574小队,这支小队也是阿富汗战争初期阶段中作战功绩极为出色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但我们今天并非要说他们在此之前之后的战斗故事,而是要说一场“乌龙”事故。

SBS在Naka谷地设立的一个OP

描绘阿根廷空军掠海攻击的油画,相比阿根廷陆军,其空军的表现可圈可点

影片片名12
Strong,看上去是为了突出ODA595一个绿贝标准12人作战分遣队的英勇气概,不过要按真实情况的话,应该是叫14
Strong,毕竟当初配属ODA
595的还有两名来自美国空军特种部队的战斗空管员(CCT)Bart Decker和Mike
Sciortino
。部分绿贝队员有联合末端打击引导(JTAC)能力,不过呼叫近距离空中打击(CAS)进行空管还是要依靠两名专业CCT。世贸中心纪念遗址对面那个Horse
Soilder的纪念雕像,底座写了绿贝的拉丁语座右铭“解放被压迫的人”(De
Oppresso
Liber),虽然设计者说没有参考任何照片,但看上去非常像来自空军第23特种战术中队的Bart
Decker。

可能是想向阿富汗新领袖展示美军清剿塔利班武装的实力,ODA574小队开始呼叫B52型轰炸机的空中火力,并利用手持GPS设备为其引导,对赛迪奥姆克莱大桥周边实施精确空袭。

暴动开始前,有两名CIA
SAD成员在堡垒内对关押的犯人进行审讯,试图通过蛛丝马迹找到本拉登的线索,暴动开始后,其中一人成功逃脱,另一SAD成员mike
spann被囚犯围攻,后来被发现死亡,具体怎么死的,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目击证人,作者也没给出定论。事发后,作为Qala-i-Jangi附近的QRF,SBS和美军的第五特战群立即前往进行控制。新闻中的SBS英勇作战的画面就是第一天的战斗中拍摄的。其中有几个比较有趣的细节:1.在SBS进驻该地区前,高层为了尽可能保持低调,将SBS常用的路虎突击车给喷成了白色,为的是尽可能向维和部队的颜色靠拢,主角第一次看到路虎时还以为后勤部门错把极地作战版运到了阿富汗。2.基于同样的原因,SBS当时并未携带枪挂式榴弹发射器之类的重武器,后来不得不在局势即将失控时用“来泽曼”工具钳把路虎车上的GPMG给拆了下来(又是来泽曼,各大知名特种部队都给他做了活广告啊)。在GPMG的强力压制下,SBS击退了战俘的多次冲击,但由于毙敌众多,操作机鎗的SBS队员一度情绪低落,认为自己参与的是一场屠杀。

本土的SAS队员要加入特混舰队,不得不先跳入海中再等人捞起

图片 33

2001年12月5日,ODA574小队由于JDAM的误击,几乎所有队员均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无法继续行动。美国特种作战单位也在第一时间内,调动了临近正在执行任务的两支小队负责立即前去接替,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Bravo特种分遣队第570小队和Alpha特种分遣队第524小队,以及另一支陆军三角洲部队小队负责接应受伤亡的ODA574小队成员撤往后方。

图片 34

在重新洗漱和填饱肚子后,联络官的话让他们万分震惊:行动还是要继续!

1997年,带着部分亲信秘密跑路的杜斯塔姆马队

此次事故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负责引导JDAM的几名陆军特种部队人员自己,当然也要怪他们手里的那台定位设备。

图片 35

即使是一项侦察任务,行动前也需要一些基础情报以确保行动顺利进行,然而葡萄干行动在准备阶段没有任何基础情报,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任务计划也很糟糕,但该项行动还是得到了批准。

图片 36

·镇压恰拉疆监狱暴动时的英国特别舟艇团人员

图片 37

一枚“飞鱼”导弹正准备挂载到“超军旗”战斗机上

  1. Learning from the First Victories of the 21st Century: Mazar-e
    Sharif —A Preview. William M. Knarr, Jr Robert F. Richbourg, John
    Frost. 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 2004
  2. 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 Battle Reconstruction: Battle Site Survey
    and Ground Force Data Reconciliation. William M. Knarr Jr, John
    Frost.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2004

ODA574小队引导JDAM时,使用的是罗克韦尔公司设计生产的高精度轻量化GPS接收器,军方代号AN/PSN-11型。这款GPS接收器设计并量产与90年代,短短十年间便生产了165000台,特种作战人员可借助这款GPS接收器为己方航空兵进行攻击引导。

图片 38

卡车司机到了波韦尼尔小镇把他们放下,几天没刮胡子,疲惫且浑身散发着臭味的SAS队员很容易就融入到了这个世界另一端的角落,由于美元的魅力,他们迅速找到了住所,以及急需的食物。恢复精神后,他们给彭塔阿雷纳斯的英国领事馆去了电话。

CIA SAD-SOG队员与91101的合影

在ODA574小队事故之前的11月25日,关押在阿富汗恰拉疆监狱的塔利班武装囚犯暴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英国特别舟艇团联合派遣小队前去镇压,在引导己方航空兵对监狱外墙实施空袭的时候,碰到了和后来ODA574小队相同的问题,由于同样的操作,JDAM炸弹也被投在了自己人的头上。

图片 39SBS与5th
SFG在一起图片 40SBS成员,数年后死于塞浦路斯的坠机事故

“大西洋运输者”号的沉没,使得实施“天皇行动”的必要性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图片 41

这张照片摄制于2001年12月5日,ODA574小队奉命保护当时还是部族首领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前往喀布尔,走马上任成为阿富汗新政权的首位总统。

回到搜救mike spann的任务,第五特战群主导的小队最终没法接近mike
spann所在的地点,只有队中混编的一名SEAL和一SBS成员趁着夜色摸到了极近距离,那名SEAL队员看到地上躺着的mike,但无法上前确认死活,只能试着向尽可能靠近mike的位置开了两枪,结果是mike在地上一动不动,基本认定已经死亡。由于位置已经暴露,SEAL和SBS也不得不马上撤出战斗。

为了不让阿根廷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直升飞机下降到离海面50英尺的高空飞行,并绕道向北。在这段计划外的绕道中,一艘在几英里外巡逻的阿根廷驱逐舰在英国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现了他们,因为“海王”直升机并没有安装内部雷达告警系统,

效力于纳吉布拉政府时期的杜斯塔姆

相同的违规操作其实在此之前也出现过,但因为未出现重大人员伤亡,才未使美军特种作战单位引以为戒。

全书的高潮便是恰拉疆大暴动,Qala-i-Jangi在英语中的意思是fort of
war,也就是战争之堡,是临时改成关押外国基地组织成员的监狱。第一次知道这次战斗还是在2001年的新闻节目中,阿富汗北方联盟的战地记者正好拍下了使用加拿大迪产玛科卡宾枪和GPMG对暴动分子进行压制射击的场景。

甚至在到达阿根廷本土之前,他们的任务就已经失败了。飞机一到陆地上空,就下降到了20英尺的高度。能见度很差。浓雾笼罩着黑暗的天空。燃料不足;绕道而行让他们宝贵的燃料储备进一步捉襟见肘。

图片 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