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也不能说就实现全国统一了,则似将迎来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

图片 8

  当前伊德利卜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由多个武装派别组成。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叙利亚“温和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等。这些反对派武装中,一些是从2011年内战爆发后就驻留在此,也有不少是在2016年之后从阿勒颇、霍姆斯和东古塔等地,根据与政府军的谈判协议,“重新部署”到伊德利卜地区的。

如何处理与叙利亚库尔德人关系,如何协调与派系复杂的叙利亚政治反对派团体的关系,如何处理与邻国和地区国家,如以色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阿联酋和约旦等国的关系,依旧是未来叙利亚政府在战后政治重建中可能面临的关键议题。

叙利亚本土IS阵线:13000人

叙利亚全国统一,任重道远,一年时间尚早。

  第82单元训练视频,可以看出装具比较整齐

  在伊德利卜战役中,俄罗斯将继续利用空军来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开道”。而美国尽管强调伊德利卜战役存在“化学武器袭击”和“人道主义灾难”的风险,但并不愿直接出兵来承担叙利亚内战的责任,其对于叙利亚局势的关切更多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已。

此外,土耳其最为关切的是叙利亚北部的以“民主联盟党”为代表的库尔德政治和军事力量。土耳其一直将“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组织视为土耳其境内的“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在土耳其看来,能够在叙北部建立一个受到自己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所控制的“缓冲区”,才是抵御和瓦解“民主联盟党”的最重要的手段。而由于当前美国所支持的“民主联盟党”和土耳其所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在叙利亚北部的幼发拉底河隔河对峙,因此,伊德利卜省成为了土耳其在叙利亚最后一块能够直接施加影响的主要地区。

4.有以色列人支持的德拉反政府武装。德拉省位于叙利亚的东南部,与以色列接壤。目前,德拉省活跃着多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控制着德拉省70%的土地,叙利亚政府军及其盟友控制着剩下的30%区域。因为德拉省毗邻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特别担心德拉重新被阿萨德政权控制以后,伊朗的势力扩展至此。因此,很多德拉的反政府武装有以色列的支持。

纵然叙利亚政府军能够从美国和土耳其手中夺得伊德利卜地区,当前的这三分局面,在可见的将来,实际上都是会维持一动态的平衡,相互牵制,持续共存。

叙利亚的国家命运目前依然掌握在域外国家手里。巴沙尔一统叙利亚很难很难!

叙利亚内战打了八个年头,国内民不聊生,国破家亡是最好写照。这场内战的破坏力远比二战结束后的德国和日本更加凄惨,德日两国战后整体破坏率均是67%,可叙利亚高达78%,可想而知整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工厂,学校,医院,道路等公共建筑被炮火摧毁殆尽。

去年年底,德拉战役后,巴沙尔号召在外逃难的叙利亚民众返回国内参与重建,响应者寥寥无几,即便回国者也没有得到基本的安置。去年年底至今,叙国内黑市人口“卖买”相当火爆,一位年轻少女明码标价最高折合人民币仅1000元。可以揣测到局势多么恶劣吧!巴沙尔想年内统一叙利亚全国没有一点把握。几乎没有可能性。

巴沙尔独臂难挡四“魔”是最恰当的比喻,美国,以色列和沙特等一伙;土耳其为一伙;俄罗斯也扮演不光彩的一面;恐怖组织和反政府武器联合起来又是一伙。只有伊朗和真主党是处心积虑为巴沙尔着想。试看如此乱局叙利亚的老虎师和第四装甲师能够破局吗?

进入5月,叙利亚政府军开始根除伊德利卜这块“牛皮癣”之地,美国和以色列横加干涉,四处造谣生事,以色列战机空袭越发频繁。叙政府军装甲战车都面临无油可加的地步,伊朗补给的油轮遭到美以炸弹的轰炸……就这种情况巴沙尔能收复全国,我以为能否彻底解放伊德利卜都成问题,还有东部库族占领区,土耳其和支持的自由军占领的阿夫林等战略要地,这那个都是巴沙尔的拦路虎……巴沙尔今年统一全国没戏!

对于叙利亚一个久经战乱的国家,叙利亚人民肯定是无比的希望能够达成统一和平的局面。现今,巴沙尔作为最有希望实现全国统一的领导人,笔者就眼下的局势稍作分析,来看看巴沙尔是否可能在今年统一叙利亚。

任何战争比拼的最根本是综合国力,换句话说就是拼谁更有钱。在现今叙利亚,自己国家因为连年的战争,经济凋敝,国家的那点钱早就用光了,因为双方背后国家的支持,战争才如此的旷日持久。政府军方面有俄罗斯在背后支持,反政府武装有着美国的支持。美俄双方在叙利亚都有着不能割舍的利益,这也造就了这场连续8年的战争。

美国在叙利亚有着如下的企图,第一:美国一旦打下叙利亚,可以在军事上围堵伊朗,让亲美的伊斯兰教的逊尼派坐大,主导中东,达到以美元控制石油;第二:在叙利亚扶持亲美政府,把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国家势力一分为二,从而达到肢解目的;第三:美国控制了叙利亚,可以把俄罗斯逐出中东地区,在军事上遏制俄罗斯,关闭俄罗斯通向欧洲的通道;第四:叙利亚是扼断中国一带一路的西出非洲的关健节点;第五:让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国家向欧洲输出天然气,断掉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财路。

而俄罗斯则有着如此的利益需求,第一:叙利亚是俄罗斯在阿拉伯世界的主要盟友之一。莫斯科在关键时刻抛弃大马士革,会让克里姆林宫的其他伙伴寒心。第二:叙利亚是俄的重要贸易伙伴,俄目前对叙利亚投资总额达200亿美元;双方近年来签订的军事合同总额达40亿美元,叙利亚仅2010年就向俄购买了7亿美元的武器。第三:俄认为叙利亚反对派在心理上更依赖海湾国家和土耳其,而不买俄罗斯的账,这将使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失。第四:俄在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有它在独联体以外唯一的军事基地,而叙利亚反对派至今未向俄方给出巴沙尔被推翻后莫斯科能继续保留该基地的保证。其中第四条笔者补充一下,别看俄罗斯地域庞大,也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可是远不如美国、中国这般有着大量的出海口,所以俄罗斯一定会竭尽全力保住叙利亚这个联通欧亚非三大洲的出海口,这一点从俄罗斯一直占据着北方四岛可以看出。

以上就是美俄两个大国在叙利亚这个战略要地中的利益纠葛。美国依旧要保持自己世界霸主的地位,而叙利亚这个地方刚好可以同时遏制俄罗斯和中国,同时保持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要想美国放弃不在插手叙利亚在如今来看是不可能的。而俄罗斯在普京任期时表现出的强硬作风,就算俄罗斯经济不景气,也会咬着牙硬撑着,更重要的是,多一个出海口,就意味着俄罗斯在世界上多一份影响力。所以,叙利亚战争中的叙利亚就好比一个精致的玩具,刚好两个要强的小朋友都想要这个玩具,双方谁也不服谁。而跳出比喻,美俄任谁丢掉叙利亚,都是有伤元气,其中笔者认为叙利亚对于俄罗斯而言的意义要比美国还大。

总的来说,战争是任谁都不希望的。但不幸的是,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只要政治博弈解决不了的国家争端,总是会挑起战火。希望叙利亚可以早日脱离战火,战争伤害得最深的永远只是平民。但又无奈,叙利亚战争的结束应该要有新的局势变化才有可能使得美俄有一方愿意放手,可是这种自断一臂的事情发生在国家层面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的。

巴沙尔今年内统一全国?想都不要想。

大家应该还记得,叙国内战初期,政府军节节败退,首都近郊已响起隆隆炮声,巴沙尔政权风雨飘,摇。14年,在俄罗斯,伊朗强势介入后才转败为胜,收复大部士地。

目前有几个看点。一,俄罗斯近几年来内优外患,门前是非多多,波兰,乌克兰,格鲁吉亚,与俄誓不两立,罗马尼亚,挪威引进反导系统,保加利亚换装美式装备,北约的包围圈在一步收紧,欧洲方面只有白俄罗斯尚与俄相安无事。远东日本列装航母,为北方四岛纠缠不清。更要命的是西方连续制裁五年,把俄罗斯由肥拖瘦,GDp已沦落到与广东比肩。经济是战争的底气,客观地说,强势普京表面看尚有余勇可贾,内在看已是强弓之未。二,伊朗更是四面楚歌,这应无异议。据说八万驻叙伊军半数归国勤王护驾。半数在叙部队被以色列屡屡空袭招不起头,又与友军俄罗斯屡屡麻擦,那里还有雄风斗志?三,伊德利卜反对派武装是剩余的强猂精兵,中有大批外籍雇佣军骨干,如车臣。困兽死斗,不可轻视。背后的士耳奇才是最大问题,想想,士耳其连俄战机都敢击落,还有什么事不敢干?四,东部库尔德占领四分之一士地,美国强势保护,库尔德骁勇善战,记得叙俄曾数次攻击,被美军轰炸,库尔德反击,损兵折将无功而返。五,以色列也不愿看到巴沙尔统一,总会找借口不时空袭轰炸,牵制叙俄伊军事行动。

综合以上五个看点,不要说年内统一,形势不反转已是巴沙尔的万幸了。

如果巴沙尔能在俄罗斯、伊朗的支持下,将驻扎在伊德利卜省的多支极端组织的武装予以歼灭,无疑就排除了叙利亚全国统一的最大障碍。

目前,巴沙尔政权已控制了叙利亚大部分领土。但伊德利卜却成为最难被攻克的区域。这倒不是说叙政府军没有能力拿下它,关键是包括美国、土耳其在内的国家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愿看到伊德利卜重新落到巴沙尔手中。所以,虽然早在去年俄叙联军就已经对伊德利卜形成了合围之势,但由于土耳其的介入和坚决反对军事打击,该地区就成为军事降级区。而该地区的判军和恐怖分子因此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并不断向叙政府军和俄空军基地发起袭扰,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痛定思痛,认为不彻底清除这些判军和恐怖分子早晚还会养虎为患,对叙利亚和俄罗斯的战略利益一直都会是重大威胁。所以,俄叙联军对伊德利卜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特别是叙利亚精锐的老虎师和共和国卫队都参加了战斗,在战机对敌方基地进行轰炸的掩护下,取得了很不错的战果。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在击垮这些叛乱武装和恐怖分子的同时,也将极大地震慑库尔德人,使他们放弃独立的诉求,这样一来叙利亚全国重归统一则指日可待!

不过,美国对叙俄联军的凌厉攻势又不淡定了。虽然目前它把主要精力用在了对付伊朗上面,但对其他热点地区仍然是心挂两肠。这不,特朗普又开始对叙俄的行动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了。6月1日,特朗普造谣说,俄罗斯、叙利亚、伊朗三国准备将伊德利卜炸成灰烬,并将不分青红皂白屠杀大批无辜平民。特朗普故作义正辞严状,要求国际社会都来关注这场屠杀,并立刻制止他们的行动。

除了美国,土耳其对失夫伊德利卜的控制权也心犹不甘,在这点上倒和美国基本保持了一致。因此,俄叙联军加上伊朗的帮忙,这次到底能否一鼓作气彻底解放伊德利卜,最为关键的要看俄罗斯的决心。如果俄罗斯不再顾及土耳其和美国的感受,拿出初入叙利亚时的勇气和魄力,和伊朗一道协助叙政府军在年内攻下整个伊德利卜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如果仍然瞻前顾后,打打停停,伊德利卜问题将会拖的更久,这对俄叙双方来说都是很不利的。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不可能在今年统一全国,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而难以在短期内实现的梦想。主要原因一是叙利亚问题不仅仅是内战问题那么简单,背后有美国与俄罗斯大国搏奕的背景,且还有什叶派穆斯林与逊尼派穆斯林派别的争斗。俄罗斯如果不出手发动海空军直接参战,巴沙尔政权早已被美国扶植的库尔德武装和白头盔组织以及多个逊尼派阿拉伯人武装分子打垮,美国作为世界霸主,岂会甘心失败,仍然在支持库尔德自由军和其它反政府武装负偶顽抗,只要美国不松手叙利亚就不可能有和平。加上美国与伊朗关系紧崩,也势必影响到叙利亚问题的解决,而伊朗与叙利亚同属什叶派,美国不会轻易让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独站鳌头,中东地区石油不控制在美国手中美国岂会松手。二是中东地区还有另一个重要国家即以色列,现在占据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己五十多年,现在美国违背联合国决议,公开宣布承认是以色列的领土,叙利亚现在根本没有能力与以色列抗衡,叙利亚不收回戈兰高地,距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只有几十公里,那么叙利亚就根本没有安全可言。叙利亚政府与民众发誓要收回戈兰高地,几十年过去了,以色列在那里修筑了定居点,这里也是以色列加利利湖的水源供应地,叙利亚在中东六日战争输的一榻糊塗,丢掉了戈兰高地根本不可能在今年收复。三是伊德利卜省的反政府武装组织,得到了沙特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的支持,沙特拿出巨资支持,阿联酋、约旦、卡㟷尔等国家的全力后勤保障,美国大量出售武器,形成了一整套战争支持链,叙利亚没有能力与之抗衡矣!

巴沙尔根本无力控制叙利亚局势,否则就不会发生叙利亚内战了,如果不是伊朗和俄罗斯的大力支持,巴沙尔别说统一叙利亚,就是自身都难保,

目前叙利亚的局势涉及太多的域外国家因素,让叙利亚问题,变成国际问题,每个国家都有自己支持的代理人,这已经远远超出巴沙尔的能力范围,叙利亚的命运取决于这些大国的立场,如果无法达成妥协,叙利亚问题短期难解,

目前涉及叙利亚的国家不仅仅有支持巴沙尔的伊朗和俄罗斯,还有美国,土耳其,以色列,这还是主要涉及的国家,如果叙利亚问题激化,还会有其他国家介入,比如英法就会因为化学武器对叙利亚空袭,甚至伊朗和俄罗斯之间也并不是完全目标一致,这让叙利亚问题愈发复杂,

美国和土耳其都支持自己的代理人,提供武器援助,人员训练,情报支持,甚至会有空中支持,如果巴沙尔试图进攻叙利亚自由军或者民主军等反对派控制的地盘,美国和土耳其就会大力支持,比如最近的对伊德利卜省进攻打得非常惨烈,双方都是损失惨重,背后就是土耳其对反政府武装的大力支持,如果土耳其不允许,巴沙尔很难达到目的,

同时,以色列对伊朗军事目标的空袭不断,对伊朗形成强烈的牵制,再加上乌克兰东部的冲突对俄罗斯形成两线作战的局面,让伊朗和俄罗斯也无法全力支持巴沙尔,这对叙利亚反对派又是极大的鼓舞,从目前的形势看,巴沙尔控制叙利亚局势还很遥远,

尽管特朗普早就嚷着美军要从叙利亚撤军,但是时至今日,美军似乎一点撤军的动静都没有,实际上美军在叙利亚境内也就2000余特勤人员,这部分人虽然人数并不多,但却都是军中精锐,曾经在代尔祖尔市幼发拉地河沿岸与俄罗斯雇佣军有过激烈交战,双方都领教了各自作战的强悍。

特朗普嘴上说说一套,实际行动上又是一套,叙利亚民主军和美军控制了一座油田和炼油厂,事实上驻叙利亚美军已有了石油以及石化产品的收入已能做到以战养战,岂肯轻易吐出吃进嘴里的肥肉,因此从目前的态势来判断,美军驻叙利亚境内的特勤人员撤出叙利亚似乎有点遥遥无期。

土耳其,也是叙利亚冲突中的重量级玩家,公然派军队进驻叙利亚,吞并了阿夫林地区,将其命名为阿夫林州,任命了阿夫林州各级行政长官,还部署一支武装警察部队维持当地的治安,其军队则在阿夫林边境地区部署观察哨和警戒线构筑阵地,以防叙利亚政府军的打击。

原控制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武装,是美国在叙利亚重点扶持的盟友,但土耳其却强硬吞并阿夫林地区,等于同时得罪了美俄两强,安卡拉的胆识和魄力确实令外界震惊,在美俄之间游刃有余,既要购S-400防空导弹,同时也自信满满地要获得F-35A隐形战机。

期待土耳其将吞并的叙利亚阿夫林地区拱手还给巴沙尔政权,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以叙利亚军队的实力,以及战斗能力,尚不足以挑战北约军事强国土耳其。

目前,在俄伊两大背后金主的支撑下,巴沙尔政权掌控了叙利亚80%的国土,仅剩下西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反政府武装大本营伊德利卜省,叙利亚政府军正打算对其发起最后的攻势,企图消灭或驱赶掉反政府武装。

但最终叙利亚政府军能否彻底攻克反政府武装的大本营伊德利卜省,还得打个问号,叙利亚经过了连绵不断八年的内战,全国到处是断垣残壁,满目疮痍,生灵涂炭,但即便叙利亚政府军攻克了伊德利卜省,但美军在叙利亚依然占据着地盘,土耳其也不会轻易撤出在阿夫林地区的军队和警察,因此巴沙尔统一叙利亚全境,显然还遥遥无期,特别今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可以很肯定的说,巴沙尔政府军无法在2019年底解放整个叙利亚。

先说一下近期叙利亚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局势。在有效整合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内的各派武装之后,HTS基地组织恐怖武装已经在该地区成为主导角色。近期不断对拉塔基亚北部、哈马省北部和阿勒颇西部的政府军前线阵地发动进攻,造成了很大的危害。

近三周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驻叙空军,亲政府民兵的支持下,对伊德利卜省的反对派大规模进攻。展现主要集中在靠近伊德利卜省的拉塔基亚北部山区和哈马省北部地区。这并非是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省包围圈的战役,仅限于对该区域内HTS基地组织恐怖武装频繁挑衅的集中反击。

叙利亚政府军第四师部分精锐力量,向拉塔基亚北部山区和伊德利卜东南部(哈马北)的恐怖武装发动集中军事打击行动。但是,叙政府军的进攻相当不顺利。在战斗期间叙政府军至少牺牲200人,失去至少11辆装甲车辆,还有50多辆汽车被摧毁。安那新闻称,HTS在拉塔基亚北部和哈马北战场丢下近五千具尸体溃退。

俄卫星网文章分析称,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内有至少3万训练有素的极端恐怖分子武装势力,要想彻底消灭他们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且,恐叛武装在拉塔基亚北部山区和伊德利卜东南部(哈马北)两条战线,可以获得来自阿夫林和阿勒颇北部地区武装势力的支援。解放伊德利卜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周期,到年底前结束战役是不现实的。

另外,说到解放整个(统/一)叙利亚,还应包括伊德利卜省以外的地区、目前叙利亚东部(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和拉卡)占全国面积30%的地区,控制在库尔德武装和美法联军手里。阿夫林地区和阿勒颇北部地区控制在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手里。叙利亚政府军想收复上述地区估计困难极大。

可能性不大,土耳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会轻易放弃己取得地盘。美国也是一样,不会甘心失败。美土支持的反对派武装,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俄罗斯为了拉拢土耳其,不会强迫土耳其退军。

  在8月1日建军纪念日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致信政府军指战员,表示这场持续7年的战争即将胜利。阿萨德总统并没有夸下海口,因为在解放了德拉,北哈马和东古塔以后,现在叙利亚反对派也确实无法阻止高歌猛进的政府军了。随着胜利的天平倒向政府军,叙利亚民众在经历了7年的战争苦难以后,即将迎来和平的曙光、

  除了土耳其之外,以色列也十分关注伊德利卜战事。对以来说,叙内战中崛起的什叶派武装群体,尤其是黎巴嫩“真主党”和支持叙政府军作战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才是其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

安全关切被满足,以色列或不会出兵干预

回答:

问:巴沙尔能否在今年统一全国?
近日,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驻叙利亚军队,亲政府民兵的支持下,开始对伊德利卜省的反对派大规模进攻。叙利亚两支最精锐的部队老虎师和共和国卫队第四装甲师都投入战斗,并取得很大的战果。那么巴沙尔能否继续保持这样的攻势,在今年内攻克伊德利卜,完成全国的统一?

图片 1

  一方面,以色列要求伊朗武装人员和什叶派武装团体不得靠近以色列-叙利亚接壤的戈兰高地及其周边地区;另一方面,以色列要求“真主党”不得在叙利亚获得来自于伊朗和叙利亚政府军提供的导弹等重型武器。

土耳其对于伊德利卜尤为关切。土耳其一直希望将伊德利卜变为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缓冲区”,一方面用于保护自己所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另一方面用于安置滞留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

古塔:首都大马士革以东的古塔地区是巴沙尔·阿萨德总统4月份进行的猛烈攻击的焦点,造成1000多人死亡,其中包括215名儿童和145名妇女。4月12日,在所有反对派团体同意撤离后,叙利亚军队和俄罗斯军宣布收复古塔。

(老虎师指挥官苏海尔·哈桑少将)

  目前已知参与伊德利卜战役的部队番号有:叙利亚第一步兵师,叙利亚第三装甲师,叙利亚第四装甲师,老虎部队,第七装甲师,第九装甲师,第十师,第十一坦克师,共和国卫队105旅,共和国卫队106旅,民兵部队和黎巴嫩真主党辅助军。叙利亚政府军可以说是精锐尽出,本次战役将会是今年叙利亚政府军动员最多部队的战役。

  □王晋(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关切得以被尊重,以色列空军多次越境进入叙利亚,袭击叙境内的什叶派目标。而另一方面,以色列则侧重通过俄罗斯来为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发声。俄以之间不仅有着较好的双边关系,双方领导人互访频繁,而且俄罗斯也将以色列视为沟通与美国关系的重要窗口。

叙利亚国外圣战组织:5000人

从今年4月底开始,俄叙联军就兵分三路对叙利亚最后一块高地——伊德利卜省和哈马市开展了猛烈的围攻,共计出动联军8万人,意图要实现叙利亚的统一,叙利亚最精锐的第四装甲师、老虎师和共和国卫队尽数投入战场,叙利亚全国统一或将来临。

  去年7月8日用无人机拍摄的伊德利卜市全景

  经历了七年内战,伊德利卜战役很可能是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尽管土耳其和以色列并不会直接出兵干预,但并不代表着叙内战的轻松结束以及叙利亚政治重建的开启。

除了这些之外,在叙利亚东南部和叙伊边境,还有残留的恐怖分子,但是由于并不在重要资源、交通要道、重大城市,因此各方都不急于解决它。

退一步说,就算俄叙联军拿下来伊德利卜,叙利亚也不能说就实现全国统一了,因为那只是形式上的。目前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大片地区还在SDF手中也即库尔德武装手上。土耳其对库尔德人的越境打击已经有多次,不惜和美国、俄罗斯翻脸也要干掉库尔德武装。而库尔德人也想要是先独立建国,此前与叙利亚政府建立联合政府的努力也告失败,阿萨德政府尽管统一伊德利卜,库尔德人人地区却是一个大难题,而这个问题绝不是一两年内可以解决的。

图片 2

  原标题: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土耳其以色列会参战吗

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相关国家关切利益重于出兵

叙利亚内战到目前为止还有三大只反对派力量,分别是德拉反对派、土系反对派、库尔德人武装。在叙利亚内战初始,可以这么说只要你有点钱有几杆枪,就随时可以占山为王成立个自己的民兵武装。当然随着叙利亚战局的变化,外部势力的介入,小股零散的反对派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反政府武装要么背后有人撑腰,要么就走向了正规军的道路。

图片 3

  伊德利卜省是目前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最后一块人口密集区域,有大概300万左右人口。和德拉省不同的是,伊德利卜省反对派没有政治上的意义。从阿勒颇战役开始,伊德利卜省就是各地失败的反政府武装撤离城市后的归宿,这些失败者的到来让这个省份内部掺杂着数十支派别不同的团伙,他们互相之间内斗,火并,暗杀不断,并不能像德拉省南方阵线那样勉强能凑成一个有政治意义的阵线。

  土耳其对于伊德利卜尤为关切。土耳其一直希望将伊德利卜变为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缓冲区”,一方面用于保护自己所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另一方面用于安置滞留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

伊德利卜战事,不仅涉及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更关涉相关国家和地区。

土耳其占领的阿夫林地区

土耳其“橄榄枝行动”直接出兵占领了阿夫林,这里是土耳其扶持的叙利亚自由军主要地盘,之前土耳其还通过奖金和发放土耳其身份证来鼓舞士气。自由军一直高举反独裁反阿萨德政权旗帜,有数万兵力但内部纷争不断常起内讧。自由军思想矛盾反对独裁的同时,却利用独裁者的照片来威慑劲敌库尔德。在后车窗上悬挂土耳其国旗和印有萨达姆在法庭与美国抗争的头像,成为自由军的辟邪时尚。
图片 4反独裁的自由军用来辟邪的国旗和照片

实际上有个误区是,外界很多人认为一旦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伊得利卜地区,就统一了全国。

◎叙利亚局势。

这种认识实际上不够深入,整个叙利亚河东地区当前是被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控制,这块地区有多大呢?占叙利亚30%的领土,而且河东地区是叙利亚主要的产粮区和石油区。

要知道叙利亚在没有发生内战之前,其境内石油是可以自足,甚至可以少量外销的,但当下的局面是,由于石油区被库尔德武装占据,叙利亚政府军的能源需要俄罗斯和伊朗这两个盟友供应才能维持收复区和军队的正常运行,而美国对叙利亚和伊朗的石油禁令,导致叙利亚政府军一度陷入石油危机。

而河东库尔德武装,不仅依靠占据的石油资源,在石油黑市或是向美国提供石油来补贴财政收入,赚的盆满钵满,而且在美国的支持下,实际上已经据河东而自立。

  除了土耳其以外,近期国外局势确实有利于叙利亚政府。今年7月份,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时表示,以色列表示无意继续推翻阿萨德政府,但是希望俄罗斯撤离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队,以换取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中立。

  相关国家关切利益重于出兵

在伊德利卜战役中,俄罗斯将继续利用空军来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开道”。而美国尽管强调伊德利卜战役存在“化学武器袭击”和“人道主义灾难”的风险,但是,美国并不愿意直接出兵来承担叙利亚内战的责任,其对于叙利亚局势的关切更多的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已。

图片 5

当然,伊德利卜出动大军围攻是很有必要的,因为这里盘踞着如沙姆解放阵线等多个顽固的反对派武装,俄叙联军一开始的三路围攻全部失败了,靠着老虎部队才打通了道路,这些反对派武装也不是吃素的,总计规模有数万人,而且夹杂有来自外国的雇佣兵及欧美军事顾问,战斗力不可小觑,目前土耳其方面还在背着叙利亚和俄罗斯给其扶持的反对派武装输送物资悍和军火。虽然哈马市已经收复,但是年内能否拿下伊德利卜还不好说。目前俄叙联军的行动还收到西方的多次阻挠和警告,美国军队也没有完全撤离叙利亚,且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部署有近万的军队,这场战役还很难打。

  据叙利亚官方通讯社叙利亚阿拉伯通讯社8月14日报道,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在与伊德利卜省接壤的拉卡提亚省北部对反政府军外围据点以及北哈马省-伊德利卜交通要道发动了一些小攻势,并且取得了胜利。据报道,叙利亚政府军开始在市内散发传单,劝诱反政府军投降并要求居民团结起来驱逐反政府军。

  伊德利卜战事,不仅涉及叙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更关涉相关国家和地区。

除了土耳其之外,以色列也十分关注伊德利卜战事。对以来说,叙利亚内战中崛起的什叶派武装群体,尤其是黎巴嫩“真主党”和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作战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才是其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

伊德利卜: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在叙利亚西南部完成进攻,人们的注意力已转移到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这是最后一个反叛分子的据点。

也就是说河东地区实际上已经脱离叙利亚而自立,当前缺少的只是一个公开的名分。

伊德利卜地区当前有近10万反动派武装和极端武装,虽然当前俄罗斯和土耳其划定的缓冲区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空军已经初步在哈马北部、拉塔基亚北部、阿勒颇南部和伊德利卜西部等外围地区展开初步进攻,但是已经遭到了土耳其和美国的阻拦。

而作为叙利亚战场重要一份势力的土耳其,已经彻底控制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和巴卜地区,在伊德利卜地区拥有13个军事基地,在曼比季地区也拥有几个军事基地,可以说以叙利亚政府军当前的兵力,很难和土耳其对抗,也就是很难收复土耳其控制的上述地区。◎据悉当前在叙利亚,美军还有2000名左右士兵,分布在河东地区、坦夫地区(据悉美军撤离了再在曼比季郊区的基地,全部进入城区)

当前叙利亚战场,三分局势已经完成,既占据地中海东岸叙利亚核心地区的叙利亚政府军一方、控制整个河东地区的库尔德武装一方、控制着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巴卜地区的土耳其一方。

  叙利亚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内散发的传单 图源:社交媒体

  一方面,叙利亚政府军进驻伊德利卜,也能满足土耳其对于库尔德人的关切,而且伊德利卜形势的稳定,也可给土将国内的大批叙利亚难民遣送回叙提供充足借口;另一方面,土耳其仍可在叙北部留驻部队。叙政府军的作战目标仅仅是叙反政府武装,土耳其根据阿斯塔纳和平进程在伊德利卜设立的12个“观察站”,仍可继续留驻。所以,土耳其并不一定要出兵阻止叙政府军的大规模攻势。

收复伊德利卜箭在弦上,叙利亚7年内战将迎最后一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土耳其人扶持的自由叙利亚军。2018年1月,土耳其与土耳其支持的自由叙利亚军发动了“橄榄枝”行动。经过两个多月的战斗,完全控制了叙利亚阿夫林地区10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根据“橄榄枝”军事行动的战况,土耳其人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大概有10000-25000人的规模。此外,美国已经与土耳其达成协议,将曼比季的控制权移交给土耳其。由此,自由叙利亚军的活跃范围将扩展至曼比季。

图片 6

  尽管在伊德利卜有着自己的利益,但是并不代表土耳其会出兵干预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尽管在伊德利卜有着自己的利益,但是并不代表土耳其会真的出兵干预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叙利亚自由军队(FSA)

图片 7

  如何处理与叙利亚库尔德人关系,如何协调与派系复杂的叙利亚政治反对派团体的关系,如何处理与邻国和地区国家,如以色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约旦等国的关系,依旧是未来叙政府在战后政治重建中可能面临的关键议题。

自2016年叙利亚政府军不断在战场上发动大规模攻势以来,从阿勒颇到代尔祖尔,从东古塔到德拉和库奈特拉,政府军不断收复失地。而当前仍处于反对派武装控制下的伊德利卜,则似将迎来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

叙利亚政府军

图片 8

  因此,无论是以色列空军部队多次空袭叙利亚目标而未与俄罗斯空军“迎头相撞”,还是俄罗斯通过“外国部队撤出叙利亚”的号召来压迫伊朗撤离叙利亚,实际上都是在叙利亚问题上帮助以色列。因此,以色列的安全关切已经被满足,并没必要干预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责任编辑:

回答:

  [文/观察者网王世纯]叙利亚政府军主力野战部队目前正在向叙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附近集结,决心发起伊德利卜省战役。伊德利卜省是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最后一个据点,一旦伊德利卜省被收复,叙利亚反对派将成为历史名词。但是在叙利亚西北部有巨大影响力的土耳其近日呼吁叙利亚政府停止进攻伊德利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