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印度的攻击,美国在开始向中国出重手

图片 2

中国需要营造更大的发展动力和社会活力,我们要不断活跃经济,发展民生,促进国民人身安全、自由等各种权利的保障,这些都是国家长治久安之本,也是我们与外部不友好势力博弈、斗争的内力。把这些工作进一步做好,不让它们受到外部环境的干扰,也是民意的呼唤。

中国必须务实。共产党长期执政使得我们具备了务实的宏观政治条件,不用将社会大量资源专门用来博取舆论一时的掌声。中国当下的工作可以直接与公众的真实满意度对接,与历史对接,用不着兜圈子。各种形式主义应当受到最大限度的压缩,务虚应被鄙夷。

  一个在中国听起来像是妄想症的说法,却被境外舆论搞得惊天动地。这样的怪事在印度,在中国周边的很多国家,甚至在西方都屡见不鲜。有些是无中生有,有些是恶意解读。中国政府及中国民间甚至个人的对外行为,不断被说成带有攻击性或别有用心。

  其一,为领土资源之争提供依据。中国是世界上边界最为漫长、与邻国存有领土领海争议最多的国家之一。随着中国力量的强大,与我国存有争议的国家日趋忧虑,唯恐在领土资源之争中落败。

  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大致看清世界格局完全不现实,但中国社会通过内部的复杂互动形成这样的整体清醒和把握能力,却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是未来世界政治的主要构筑力量之一,大国无法像小国那样随波逐流,这使得中国人的小日子很难过彻底,不得不“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其实是我们的无奈选择。

中国社会切不可被美国和一些西方力量的无理做法激怒,我们既要反击外部挑衅,又要自我管控好对外冲突有可能对我们心理和认识所产生的影响,保持作为大国的从容。要从我方尽量将中外摩擦控制在具体事务层面,不轻易朝战略层面引导,抑制那些摩擦在现实及心理层面的升级。

这时的中国的确需要智慧,还有意志,需要承事的胸怀和开展复杂博弈的能力。做大国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大国崛起既光荣又艰难。中国没有退路。

  一些国家对中国的误读本来就普遍存在,中国快速崛起在使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我们很可能没有手段可以改变这个趋势。

  在此过程中,基于13世纪蒙古人西进欧洲以来形成的“黄祸”历史记忆,有关中国具有一种东方式的“威胁”和“内在的残暴性”,是西方表述中国众多主题中颇为显著的一条。

  中国崛起的潜在反对力量之大是历史上罕见的。但中国还同时面对重重现实问题,包括外交的、内政的,中国很难设计一个周全的大战略一以贯之。

中国是复杂的大社会,又处于与外部世界高度复杂的交往中,巩固国家的团结必是长期的任务。而实现团结的形式和方式都会有新的时代特征,相关的认识和经验需要不断积累。但有一个经验是不会错的:只要国家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是真心为人民服务的,中国的国家团结就绝不可能跑偏。

中兴遭美国“封杀”强烈震动了中国社会,舆论场上给出诸多反应,既包括对美国的做法很愤怒,又有些人认为中兴“遭此报应活该”,既有强大声音主张中国须以此为鉴,真正把本国半导体产业做强做优,又有不少很悲观的声音,认为中国“不可能斗得过美国”。

  中国需要尽可能减少外部的情绪对抗,但这样做的效果至少有一半不取决于我们。世界权力的零和思维使得西方对中国崛起的不欢迎一定会大于欢迎,中国越往前走,注定压力越大。

  其实,“中国威胁论”的说法由来已久,总的来看,它经历了以下三个发展阶段。

  中国的多元化极大促进了国家发展,但多元化的最终指向是什么,它与社会团结是否永远是兼容关系,人类以往的经验对中国这样的大社会显然不够用。而永远保持多元化的建设性是中国国家崛起得以最终结出正果的关键。

有了对时局的客观判断,我们就更有勇气面对各种冲击,通过继续扩大对外开放营造更加强大的物质和精神实力,在愈发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保持积极姿态。

必须承认,美国很强大。我们还须认识到,美国在开始向中国出重手。我们同时要很清楚,眼前的一系列斗争有可能决定中国崛起的高度,深刻影响21世纪中华民族的命运。

图片 1
网友拍摄的歼-20战机12月15日试飞图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中国快速崛起的进程,各种议论声也不绝于耳,其中,既有肯定“中国模式”的赞扬声,也有一轮又一轮驱之不去的“中国威胁论”。

  西方与中国保持“接触政策”、大体放任中国发展很像是他们的“政治赌博”。时至今日,西方遏制中国越来越失去了机会,但如果中国的社会治理能力跟不上,多元化可能从提供活力逐渐转变成提供破坏力,西方就会再次成为“不战而胜”的历史赢家。

保持这样的自信,我们就能够防止对外斗争思维的扩大化,不使对外斗争影响我们国家和社会各项工作的议程及节奏,不会让外部形势成为国家事务的主导性因素。中国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过去是这样,现在和今后仍会是这样。

新时代的伟大只能是干出来的,创造新的成绩远比整理过去的成绩更加重要。让中国崛起更不可阻挡,让我们的实力构成中多有几项当今世界无可争辩的核心竞争力,这是全体中国人民的期盼,也是历史对新时代的重托。

  比如中国普通渔民“刺死”韩国海警被解读成“中国欺负韩国”,中国商人在冰岛买地做生意也引来对中国“国家阴谋”的狂想。

  淡定从容、主动作为,应对“中国威胁论”

  中国应当算是进入了盛世,但远远谈不上太平。其实“太平盛世”的说法很夸张,中国在历史上多次强盛,但从未真正太平过。横看今日世界,各国都忧心忡忡,美欧强国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太平盛世”。

环球社评:外部敌意增多,对外开放更需心理强大

中国崛起已经来到了这样的关口,它刺激了美国对自己世界老大地位的深思,也让已经有些涣散的西方似乎重新找到了“加强团结”的理由。遏制中国崛起作为一种冲动不断在西方一些精英群体里向上冒,对中国采取激进甚至冒险政策能够在西方社会获得支持的几率在上升。

  大国力量顺序的变化注定是国际政治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有大智慧、大心胸才能创造和平完成这个过程的大手笔。

  “中国威胁论”成了某些国家国内政治中的惯用工具,成了国际社会中的一种权力话语现象。每当某些国家遭遇国内相关政治议题时,往往搬出“中国威胁论”应急。如在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美国大选中,“中国威胁论”就是奥巴马政府屡屡使用的一张牌。面临“中国威胁论”的这种现状,我们要淡定从容,又要主动作为,采取以下方法有效应对。

  中国社会不可能整体上变成一个“勾践”,把国家崛起作为绝对优先的目标去维护。中国人越来越率性,个人利益优先,对外关系上“出气”也优先,这些都在民间越来越不容争辩。

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普及推动了中国社会多元化的发展,民间的思想趋于活跃。而恰在这时,外部的敌意在增加,一些冲击来得更强烈。但是要看到,中国维系独立自主和政治团结的资源也前所未有地丰富。如今中国正向平衡对外开放动力和风险的能力显然更强了。

继续前行,中国首先必须很经打,不怕别人搞我们。这就要求中国在政治团结的同时,经济上必须有过硬的功夫。中国的体制要有能力孵化、塑造顶级竞争力,鼓励战略性技术研发,在基础领域有所作为,甚至不惜付出比较大的代价,也要把这些领域做起来。芯片喊了多年却没真正搞起来,原因显然是我们的体制没有形成关键的推动力。中国必须尽早获得经济上的“核武器”,使得外界决不敢与我战略对撞。

  中国要继续加强自己的力量,使外部不敢轻易把情绪对抗转化成对华摩擦,更不敢轻易把摩擦升级为对华战争。这样中国的外部环境虽然险恶,但化险为夷的主动权永远在我们手里。

  在经济层面,“中国威胁论”增加了我们同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摩擦。近年来我国同一些国家的经济摩擦事件不断增多,不能说与广泛散布的“中国威胁论”没有关系。

  这话说着容易做着难,但并非完全无处下手。中国崛起的关键是要向全世界提供商业发展机会,这样全球资本就会同中国发展形成利益互动关系,各国百姓也没有理由同中国过不去。那些零和政治说教将会因此失去大部分信服力。

中国社会的自信有理由比任何时候都强大,我们无须因为出现强度更高的外部冲击而惊慌。中国崛起注定不会一帆风顺,我们越强大,外部阻力和冲击越会增加,这样的辩证关系确为中国崛起的实际情形。但只要中国的国力是不断上升的,我们就总体上把握着控制风险的主动性。

这起事件发生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两国关系紧张,西方国家彼此协调联动趋于频繁之际,让中国人产生了更多联想。

  中国能够承受外部的险境,对平安度过这个风险期至关重要。首先中国社会的心理承受力需要升级,我们得正视“所有崛起大国都是孤独的”这一历史经验,不委屈,不胆怯。

  “中国威胁论”一定程度上恶化了中国的发展环境,但同时也成为刺激中国发展的动力。面对“中国威胁论”日益成为一些国家惯用政治手段的现状,我们应该淡定从容、主动作为,采取多种方法应对它。

  这样的预言让我们自己不安:它好像太容易了。它更令世界的其他主要力量不安,因为没有人知道中国一旦成为全球性超级力量,这对国际政治意味着什么。

中国如何顶着外部压力继续往前走,这不啻为一大考验。中国执政党和人民大众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这一基本事实任何蛊惑都抹杀不了。群众不糊涂,有中共的卓越领导力加上民众的信心,中国没有克服不了的问题,也没有应对不了的挑战。▲

图片 2

  中国大部分资源的人均拥有水平都在世界平均线以下,中国崛起不是在国内埋头苦干就能干出来的。中国崛起的规模太大,必然触动西方的一些利益和权力,深刻影响未来的国际秩序。世界的大量矛盾逐渐向中国集中是我们很难躲掉的。

  中国的发展具有不同寻常的重要意义。与世界其他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辉煌历史、在世界发展史上曾长期占据领先地位的文明古国,在经历19世纪中期以来的殖民入侵、民族抗争与长期探索,而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终于找到了民族复兴的道路,并不断加快国家崛起的步伐。

  然而中国社会上在逐渐流行一些拒绝担当这一切的情绪,它们与中国在世界的实际角色出现脱离。中国必须致力于多元化时代这个问题的解决,重构现代中国社会的视野和战略胸怀。我们这方面做得怎么样,很可能将是影响中国接下来几十年、甚至一两个世纪命运的一个关键砝码。

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它深刻影响着中国对外及内在的行为哲学和政治安排。对外开放极大增加了中国发展的动力,同时带来了中国维护国内秩序的外部风险。过去中国实现了动力和风险的正向平衡,今天这种情况会否改变呢?

中兴事件可谓美国的高科技霸权秀。美国因中兴未按其承诺的那样扣罚35名员工的奖金而施此“绝杀”,其逻辑十分荒谬。但特朗普政府就这么做了,它在美国国内行得通,西方舆论看热闹,中国国内居然也有一拨人挺开心的,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

  危机和麻烦正不断走来,只要我们有处变不惊的战略自信,外界就会有所忌惮,中国内部的团结就更有基础。骑墙派是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只要中国政权和国家力量被证明是稳固的,世界“乱”的箭头就不会指向中国,而会指向与中国过不去的国家和力量。▲

  与中国的崛起发展相一致,印度近年来的发展速度也大大加快,成为“金砖五国”之一。但与中国相比,印度是信奉资本主义的国家,在意识形态上与西方国家具有一致性。从发展质量与规模来看,印度尚不足以对西方国家构成重大挑战。真正对美国的霸权及西方世界的主导地位构成挑战的,在当今世界除了中国别无二家。

  东亚的地缘政治摩擦与欧洲相比,至今没理出头绪,因此潜伏着爆炸性。但我们能分配给它们的注意力在减少,我们尤其很难为了应对外部挑战而在内部做些“将就”甚至牺牲。相反,外交迎合内部因素的压力不断增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