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高级别官员访问美国,允许高级别台湾官员澳门777棋牌游戏”在颇受尊重的条件下”进入美国

另外还有一个副作用:其他国家有可能效仿美国,也与台湾提高官员交流级别,我们要一一阻止它们那样做,就需付出更多的外交成本。

  台湾高级别官员访问美国,公开会见他们的美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也应受到同等对待。

摘要:
  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20日抵达台北进行访问,这是美国《台湾旅行法》通过以来首位到访台湾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别官员。有分析认为,美方这一安排有探测大陆反应的意思,不排除今后美方派更高级别外交官赴台访问,或者邀请台湾高级
…  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20日抵达台北进行访问,这是美国《台湾旅行法》通过以来首位到访台湾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别官员。有分析认为,美方这一安排有探测大陆反应的意思,不排除今后美方派更高级别外交官赴台访问,或者邀请台湾高级官员访美。  必须看到,美台提高官员的交流级别,是华盛顿骚扰北京的一个毒招。美方操作这件事非常容易,其国内舆论又支持。而中方要反制则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不能不说,这件事的“主牌”在美方手里,华盛顿打起来可以得心应手。  那么中方该怎么办呢?我们可以选择“淡化”美台高官互访的影响,因为说到底,他们那样做有较高的仪式色彩,是故意刺激我们的,我们如果心大一些,不生气,至少他们的部分图谋就要落空。但问题是,他们很可能会没完没了,最后一直闹到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访台,或者邀台湾的同级官员访问华盛顿,甚至有一天搞出美台“首脑会晤”来。  另外还有一个副作用:其他国家有可能效仿美国,也与台湾提高官员交流级别,我们要一一阻止它们那样做,就需付出更多的外交成本。  所以对川普政府落实《台湾旅行法》进行反制看来势在必行。那么该如何反制呢,我们主张应从三个方面采取行动。  第一,作为最简单、中方也不需费周折的措施,那些访问了台湾的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高级别官员,北京应在他们的现职任期内不再邀请他们访问中国大陆。也就是说,那些官员只能在任期内或者来大陆,或者去台湾,不能“吃两头”。比如正在台湾访问的这位副助卿,他就不应该在任内再来中国大陆了。  台湾高级别官员访问美国,公开会见他们的美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也应受到同等对待。  有中国学者担心,一旦大陆这样做,会让我方在外交上吃亏。我们认为这样的担心没有必要。中美技术层面的“外交”没那么重要,华盛顿明摆着就是要用那些技术层面调动我们,我们没必要陪他们玩。中美的沟通渠道多得是,就算有一天中国外长和美国国务卿不能互访了,也没关系。这点“代价”无疑是中美各种冲突中最低的之一。  第二,中方应在中美合作的其他领域和国际事务的其他方向找美国麻烦,让美方感到痛。比如在朝鲜半岛和伊朗问题上,中国都可减少与美合作,让美感受到压力。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我们也可以与美唱对台戏,搅它的局。  第三,北京需加强对台湾当局施压。我们应加快与部分台湾“邦交国”建交的进程,要逐渐做到最后让台湾零“邦交国”,只能去非“邦交国”的美国转悠,全面打压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  另外大陆要加大对台军事压力,做好台海地区发生直接军事摩擦的准备。我们要做到一点,那就是台美交流级别的提升确实要给台湾带来坏处,它的确是“摧毁台湾法”。《环球时报》之前建议的大陆军机、军舰过台海中线等措施都应随着局势的升级逐步实施。  我们需要清楚,以和平方式阻止“台独”、推动统一是很昂贵的事情,它的成本加在一起很可能比动用武力收复台湾所造成的短期损失还要大。以为和平统一进程会是和谐、欢快的过程,是一种误解。台湾当局只有在每一次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被迫回拐,在和平统一的路上,棍棒比鲜花重要。  中美是大博弈,中美关系“好”的标准应是它要有利于促进中国国内的政治团结,有利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不是中美你好我好说客气话。也就是说,如果中美关系多发生了一些摩擦,但保持那种状态比消除那种状态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成本更低,那么前一种状态就是“好”的中美关系。  我们不妨看看,中美关系的“面子”到底对川普政府更重要,还是对北京更重要。下次总统大选一转眼就到,一旦中美关系“一团糟”,看川普如何向选民交代。

美国国会参议院周三(2月28日)通过《台湾旅行法》。该法案成功立法后,将使美台官方高层互访“合法化”。此前北京已警告华盛顿慎重处理这一议题,中国官媒也指责该法会“害台湾”。  《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在参议院获得全票通过。该法案将允许美国政府的各级官员到台湾访问,与相应部门官员会面;允许高级别台湾官员”在颇受尊重的条件下”进入美国,会见包括国务院和国防部在内的美国政府官员;鼓励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等其它台方代表机构在美国开展业务。  自1979年美国与中国建交以来,台湾官方领导人、政府外交、防务部门负责人至今都无法访问华盛顿,而美国派官员赴台,也会避开敏感的军事防务部门,多以商务、教育部门之间的交流为主。《台湾旅行法》的目的就是对每台高层级官员互访进行解禁。  今年一月10日,该法案已在众议院得到通过,2月7日又获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现在只需在特朗普总统签署后即可生效。很难想象美国总统会拒绝在一份参众两院均全票通过的法案上签字。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周四感谢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一致行动,”展现对强化两国官员互动交流及深化台美双边关系之跨党派支持”,并感谢美行政部门,近年来对台采取更友善及开放的态度,”持续派遣相关部会资深官员”赴台交流。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台湾将持续与美方”发展更为坚实的合作关系,推进双方的共同价值理念与互惠利益”。  台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周四也表示,美国是台湾在国际上最重要的盟友,诚挚感谢美国国会长期以来对台湾在各领域上的坚定支持。他说,会与美国行政部门磋商,就相关事务进行讨论,以提升台美关系。  中国外交部周四表示:“上述议案有关条款尽管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它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我们敦促美方信守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的承诺,停止美台官方往来和提升实质关系,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以免给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干扰和损害。
”  官媒《环球时报》1月10日也就此事发表了社评,指《台湾旅行法》是”摧毁台湾法”,一旦立法,将是美国对台政策的根本性改变。评论明确表示,一旦《台湾旅行法》在台湾”落地”,势必帮助大陆下决心”解决台湾问题”,台海局势从此进入新的阶段。  大陆届时肯定会采取行动,让”高层互访”的台美都付出代价。评论称,中国的对美外交报复将会是全面的,这将大大增加美国处理世界很多问题的成本,让华盛顿深刻了解台湾问题为何”碰不得”。

  来源:人民日报、环球网

台湾高级别官员访问美国,公开会见他们的美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也应受到同等对待。

  原标题:反制想在台湾搞事的美国,建议国家用这招!

  美国白宫消息称,当地时间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国会此前通过的《台湾旅行法》。

社评:去台湾的美国高官,就别来大陆了

  中美是大博弈,中美关系“好”的标准应是它要有利于促进中国国内的政治团结,有利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不是中美你好我好说客气话。也就是说,如果中美关系多发生了一些摩擦,但保持那种状态比消除那种状态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成本更低,那么前一种状态就是“好”的中美关系。

  《台湾旅行法》严重违反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干涉中国内政,提出所谓应允许美国政府各级官员,包括内阁级国家安全官员、将官和其他行政部门官员前往台湾与台湾同行会面;允许台湾高级官员以“有尊严”的方式进入美国,并会见美国官员,包括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以及其他内阁机构官员;鼓励台湾当局在美设置的“经济文化代表处(办事处)”和其他机构开展业务,包括开展涉及美国国会议员以及联邦、州或地方政府官员或者台湾高级官员的活动。

那么中方该怎么办呢?我们可以选择“淡化”美台高官互访的影响,因为说到底,他们那样做有较高的仪式色彩,是故意刺激我们的,我们如果心大一些,不生气,至少他们的部分图谋就要落空。但问题是,他们很可能会没完没了,最后一直闹到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访台,或者邀台湾的同级官员访问华盛顿,甚至有一天搞出美台“首脑会晤”来。

  另外还有一个副作用:其他国家有可能效仿美国,也与台湾提高官员交流级别,我们要一一阻止它们那样做,就需付出更多的外交成本。

  这部所谓的“台湾旅行法”早在今年1月10日,就已在美国众议院通过,2月7日,获参议院外委会通过,2月28日,该法案又在与其他提案共同包装下,在参议院无异议过关,由白宫交给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报道称,6日送交白宫后,依照美国立法规定,就算特朗普不签署,正值国会开议期间,法案也将在不包括星期日的10天内自动生效,也就是3月16日,除非特朗普动用总统的否决权,(该法案)才会被退回国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